第二章 中国学前教育问题的出现在哪里?

体罚式教育在时下依然相当严重,幼儿园更是不折不扣的重灾区。究其原因,就在于学前教育没有被纳入义务教育的范畴,而其准入的门槛又相对较低,监督管理相对宽松。

第二章 中国学前教育问题的出现在哪里?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

百年大计,幼教为本;幼教大计,幼师为本。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教育无小事”的根本原因。

然而,在“幼教”这个“根本”上,我们中国的学前教育出现了问题,什么问题呢?

一、学前教育出现的部分问题

1.出现了学前教育“学习”小学化。

2.出现了学前教育“费用”天价化。

3.出现了学前教育幼师“低门槛”化。

4.出现了学前教育幼师“阴盛阳衰”化。

5.出现了部分幼师“虐童”的严重恶劣化。

更出现了学前教育、本不应该出现的令人揪心的、令人心悸的、不可思议的部分幼师“虐童”这样的恶劣事件,我们看——

(1)幼师为何10分钟狂扇5岁女童70耳光?(2012年10月23日《燕赵都市报》
只因不会算数题 山西幼师狂扇5岁女童70耳光)

(2)只因为我“好玩”,一名5岁的男幼童被教师面带微笑的“天使”揪着双耳朵提离地面20厘米、“扔垃圾桶”等多张虐童照又令人触目惊心,面对采访,她说只是闹着玩,照片太有趣。(5岁男孩被扯着耳朵提在空中
虐童老师居然觉得有趣 2012年10月25日 钱江晚报)

(3)山东知名幼儿园、公认好幼师针扎虐童3年;(山东知名私立园幼师针扎学生
曾被公认为好老师 2012年10月30日中国青年报)

我们看——2012年10月,短短7天,曝光了3起幼儿园教师虐童事件。

澳门新葡亰网站靠谱,事实上,只要上网简单搜索,从打孩子耳光到针刺幼儿、用电熨斗烫幼儿等恶劣行为都时有发生,下面是河南商报据媒体公开报道整理的部分幼儿园教师虐童事件:

2009年10月云南建水县西湖幼儿园老师孙琪琪用注射器针头扎20多名不听话的4岁儿童。

2009年12月重庆渝中区南区路幼儿园,实习老师逼迫5岁女童舔吃痰。

2010年9月江苏徐州天马少儿艺术学校教师陈某因一女童与自己女儿发生争执,殴打该女童十余分钟。

2011年12月陕西旬阳县磨沟幼儿园园长薛同霞,因小朋友背诵不出课文,用火钳将10名孩子的手烫伤。

2011年6月北京朝阳区童馨贝佳幼儿园,6岁女童被一名女实习老师用缝衣针扎伤腿部。

2011年6月济南世纪佳园大风车幼儿园15个孩子被强迫蹲厕所、关小黑屋、被打屁股、看恐怖片。

2011年8月长沙金太阳幼儿园南国园,两岁零七个月女童午休乱跑,遭班主任老师扇耳光并悬空拎起。

2011年10月浙江慈溪潮塘幼儿园一名教师嫌小朋友吵闹,用透明胶带粘住了两个孩子的嘴巴。

2011年10月西安苏王早慧幼儿园,一4岁男孩因没做好操,被幼儿园老师用锯条锯破手腕。

2011年10月广东肇庆一托儿所,把不会自行大小便的幼童绑在粪盆上。

2011年11月29日,陕西省旬阳县磨沟幼儿园园长、代课老师薛同霞,因小朋友不能完全背诵课文,用火钳将10个孩子的手烫伤。事后还威胁孩子不许告诉家长,有的孩子因此吓得尿了裤子。

2012年2月北京海淀区上地爱心幼儿园,3岁男童指认教师用针扎小鸡鸡。

2012年5月上海杨浦区民办格林双阳幼稚园,一女童下体被女幼师林某放入芸豆,事发后林某被停职。

2012年5月河南内黄县大风车幼儿园老师狂殴6岁男童被拘留。

2012年6月郑州文化绿城鹤立幼儿园,幼儿园老师因孩子午休说笑让他们互打耳光。

2012年10月山西太原市蓝天蒙特梭利幼儿园,一名5岁女童因不会算10
1,被一名女老师狂扇70个耳光。

2013年12月28日,信阳市潢川县城关育苗小学幼儿园中班的4岁男生黄兴(化名)因为忘带作业本,被该校两名教师轮流用教鞭抽打屁股,伤痕至今清晰可见。据该班同学讲,很多学生都曾被这两名教师鞭打。(4岁幼儿上学忘记带作业本,遭老师轮流鞭打大河网
2013年01月02日)

2017年4月20日的《大河报》报道:幼童不听话、不睡觉、读书声音小、在家不读书……作为一名3岁孩子的母亲、一名幼师,宝丰县西街欣欣幼儿园小班女老师马某竟采用针扎的办法进行管教。(平顶山幼儿园女老师针扎幼童
孩子哭诉可疼可疼 2017-04-20 《大河报》)

2017年4月21日的的《新京报》报道:“北京红黄蓝大红门幼儿园幼师被指打孩子”!(北京红黄蓝大红门幼儿园幼师被指打孩子
2017-04-21《新京报》)

………………………………

幼儿园老师虐童:手段和花样不断升级从“明打”到“暗扎”,最后还有哪些闻所未闻国内幼儿园老师体罚或虐待孩子——从狂扇女童耳光到揪耳朵提起,手段和花样不断升级。去年,济南一家幼儿园15名孩子被老师罚金鸡独立、下跪
、双手抱头蹲下等动作,还有蹲厕所、蹲小黑屋、抓头发、打屁股、看恐怖片等虐童行为;山东潍坊昌乐县城关街道中心幼儿园:老师让全班29个孩子轮流打女童;上海杨浦区格林双阳幼儿园:女童下体被老师塞入芸豆,4天后才发现在医院取出。幼童原话为“XX老师乃豆豆放了宝宝屁屁里!”当事女教师姓林,刚进园半年多,平时为人挺和气,“看到人都很礼貌地打招呼,完全搞不清这事情是怎么回事。”

………………………………

罢了,我们岂能含泪一一列举,现在,只须点击“虐童事件”,就会看到惨不忍睹的“虐童百度图片”——

我们看凶忍的幼师虐童并非一两例吧,各种耸人听闻的手段让人难以想想、难以置信,且又有难言之隐,不过不言如鱼骨在喉,不吐不快,今日是11月8号,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8日在北京开幕。德国媒体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经济发展方式,打击腐败和中共领导层换届等方面。德国《南德意志报》报道称,胡锦涛总书记在报告中强调了打击腐败的重要性,认为反腐不力将会亡党亡国(德媒关注中共十八大
“反腐”“换届”成热点2012年11月8日国际在线专稿)。

幼师“虐童”频繁发生,紧接着又出现园长“毒童”,这不又出现了园长“药童”的新闻;我们的“幼儿园”,为什么变成“幼儿怨”?可是,这些新闻的背后出现的是中国幼师六成无资格证!就这样的幼师,还是招不到?还是留不住?为何学前教育出现幼师“低门槛”?是什么制约着我们学前教育幼师的“高端化”?是与幼师教育工作者“没编制、待遇低”有关吗?

可是,最近红黄蓝幼儿园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据报道:北京警方发布通告表示,对涉事教师刘某某已依法刑事拘留。而涉事园长也已经被开除。国务院紧急部署的全国范围的幼儿园专项督导检查也已经开始。

相信事实将不断被公布,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不过,如果从深层次来说,这些年频出的幼儿园体罚、虐待儿童事件却给我们的幼教行业敲了警钟。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深层次的体制原因和历史欠账,是我们通过这些事件更应该汲取的教训和下手改革的切口。

近日,一段幼儿园女老师脚夹男童下体取乐的视频在汕尾市网络论坛上广泛传播。经确认,视频中的老师虐童事件出自汕尾市海丰县附城镇东欢幼儿园。幼儿园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涉事老师当时是在和孩子闹着玩,不过动作粗暴了些。目前,该幼儿园已被当地教育局责令停业(8月17日《南方都市报》)。

接着我们再看一看:中国学前教育问题的出现还有哪些?

下面是公众号“虎嗅网”和“智谷趋势”分别发表过文章,分析当前幼教行业的现实,侠客岛做了综合编辑,让我们一同来思考和关心中国孩子的未来。

看一看:中国学前教育问题的出现在哪里?

二、缺口

这些年,幼儿园出了不少事。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12月至今,媒体报道过的幼儿园虐童事件,北京与广东6起;浙江、河南5起、河北、福建4起……其中,常见的虐待方式就是体罚殴打和扎针。

根据数据统计,2016年中国幼儿园在园儿童(包括附设班)达4413.86万人,仅从2011到2016这五年间,全国幼儿园里就多出了990万的孩子。

而与此对应的是,全国幼儿园所有教职工人数总和只有381.8万人,教职工幼儿比约为1:12。这就是说,一个幼教职工要面对12个孩子。而如果只计算专任教师(教育部最新公布数据为223.2万人)与幼儿的比例的话,则更低,为19.8:1。这也就是说,中国一个经过严格培训的幼教老师,他要面对的将是20个孩子。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按照2013年教育部印发的《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规定,全日制幼儿园的教职工与幼儿的比例需达1:5至1:7。

就拿1:7的目标来说,中国需新增幼教职工248.8万人,而这几乎是中国学前教育专业学生11年的总和。(资料来源于:海外网-侠客岛
2017年11月26日)

11年培养的学前教育专业学生的总和,连目前的基本需求都难以满足。

而且,伴随着全国二孩政策的放开,中国会迎来新一轮的幼儿出生潮。

2016年全国新出生婴儿数1846万人,未来5-10年,我国每年新生儿将增加1700-2000万。按每年新增1850万,每年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8‰的比例计算,至2022年,我国0-6岁幼儿人数将达1.28亿,按照毛入园率90%计算,在园人数将达4955万人。

如果现有状况不改变,我国幼儿与幼师的比例失衡,将越来越严重。

三、门槛

相比于其他国家,在我国,幼师这一职业的准入门槛较低。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幼儿园工作规程》以及《教师资格条例》,幼儿园园长及教师的学历水平只需要在大专以上,而保育员拥有高中以上的学历程度即可。

截至2009年,全国各层次学前教育专业的在校生数量为209626人,本科生仅占3.1%,专科生8.8%,中专生最多,达到了184662人,占到了88.1%。(资料来源于:海外网-侠客岛
2017年11月26日)

从上图中能看出,2016年上海的本科学历的幼师占比最高,达到将近70%,而且已经完全不含高中阶段以下毕业生。可是,还有数个省份有20%以上幼师学历是高中毕业。

而同时,现在一些市场化的幼儿园入园费高昂,但幼师压力大,薪资却又很低。

据调查显示,中国幼师普遍感到从事这一行业压力大且收入低。压力的主要来源是检查、考核繁多,以及工作时间长,每天需要工作8至10小时,还有22.14%的幼师表示,工作时间超过了10小时。(资料来源于:海外网-侠客岛
2017年11月26日)

而薪资方面却与压力不成正比。举个例子。这次出事的黄紫蓝幼儿园,普通班孩子的每月学费大概在3500左右,国际班学费4800,不包括幼儿园兴趣班学费、伙食费、一次性用品费等。但是这里的教师月薪却只在2000-3000之间。

根据麦可思研究院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中国2016届“幼儿与学前教育”职业类的本科毕业生,毕业半年后的月收入为3504元,比全国本科平均水平低872元;2016届高职高专毕业生中从事“幼儿与学前教育”职业类群体,毕业半年后的月收入为2706元,比全国高职高专平均水平低了893元。

这种薪资水平与城市的低端劳动力相比,没有任何的优势,更加不能让幼师对自己的工作有强烈的认同感。

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高学历人才对幼教总是敬而远之。

而在美国,幼师的年薪中位数达到56387美元;英国则通过从业年限来定,最低的入门者工资也有1.8万-2.2万英镑,而资深从业者能达到3万以上;日本则是300万?350万日元。(资料来源于:海外网-侠客岛
2017年11月26日)

四、困境

压力大,工资低,一定程度上消磨了幼师工作上本应有职业水准。而这个问题其实由来已久。

有调查数据显示,1987年,国家教委“适应我国实情,提高幼儿素质”课题组,对十省市1000多名幼师及两万多名幼童做了调查。有34.3%的城市幼儿园教师,明确回答“对儿童的喜爱程度一般”,有3.26%的幼师直接说“不喜欢儿童”。

1993年,“当前我国幼儿道德启蒙教育研究”课题组,对六省市964名幼师做了不记名调查。有31%的幼师表示,“对于有些孩子我就是爱不起来,有些讨厌”。

2016年,有学者对Y市78名学前教育专业的准幼师进行调查,结果有34%的准幼师表示无法完全接受儿童调皮的样子,甚至会因此而生气发火,“做出不合教育的事”。此外,还有4%的准幼师认为儿童“无知、恶魔”。

工作热情消逝,“厌童”心理滋长,大量的专业人才流失,幼师的供需矛盾迫在眉睫。这时候,大量没有教师资质的“幼师”,走进了幼儿园的大门。

尽管国家规定从事教育行业,首先必须拥有教师资格证,但从目前的统计来看,幼儿园教师“无证上岗”的情况十分普遍。

2015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全国拥有幼教资格证的在职教师占比为61%,持非幼教教师资格证的占比为17%,无证教师占比则达到22%,这个比例,在农村地区更严重,高达44%。

众所周知,幼师这个职业要求从业者有着异于常人的对噪音、啼哭、非理性行为、无序场景的容忍及处理能力。这个门槛有多高,每个在网上骂过“熊孩子”的人心里都知道。

但是面对大量的入园儿童,这些要求似乎降得很低。(资料来源于:海外网-侠客岛
2017年11月26日)

五、借鉴

我们不妨看看其他国家对于幼儿教育的情况。

国外在幼儿教师资格准入方面,是非常严格的。

在美国,幼儿园教师的学历水平需达到本科以上,如果专科毕业想要从事幼儿教育,则需要把学前教育的课程都修学一遍,把证考齐了才能上岗。需要修学什么课程呢?大脑研究与语言学理论、儿童心理、电子教学……

而且在技能要求上,有一个词被也反复强调:“Love”,爱幼儿,也爱你的这份工作。

一文读懂中美经济实力差距有多大?

美国各个州也有各自不同的要求,我们拿华人最多的加州举例,加州将幼儿园教师分为三个等级:教师能力测试、儿童培养助理教师以及儿童培养教师,等级也逐级递增,而学历以及选修课程的要求也逐级递增。

另一个重视早教的国家英国,要求应聘者完成幼儿教育初级教师培训课程,而对工作年历不同的候选人,英国政府的要求也会相应不同。

在日本,幼儿园教师是一个社会地位很高且待遇优厚的职业。日本幼儿园教师属于教育公务员,不仅要具备一般的教育教学技能,还需拥有深厚的专业知识与广博的理论基础,录用比率非常小,只有小部分人毕业之后有机会从事幼儿园教师职业。

为规范幼儿园教师队伍管理,确保幼教师资质量,日本相关法律规定只有持有幼儿园教师资格证书者才有资格成为幼儿园教师,而要获得教师资格证,必须拥有短期大学(日本女子职业大学的一种)或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之后的在职进修中也有“素质晋级”要求,在职期间如果表现不好,很可能被炒鱿鱼。

这么看来,相比较于国外,我们的幼教行业的确还存在很多不足。

有人说,中国的幼教行业的欠账十年都还不清。我们倒觉得通过这些年暴露出来的问题,能吃一堑长一智,对中国的幼教行业发展未必是坏事。只是希望这种给政府、社会的教训能尽快换来行业的规范运营和质量提升,父母们等不起,孩子们等不起,中国的未来更等不起。(资料来源于:海外网-侠客岛
2017年11月26日)

事实上,如何使中国学前教育“高端化”?才是我们教育关注的焦点——

现在,国家有困难,我们都知道,可是,学前教育问题的解决,不能等、不能拖,我们宁可牺牲九年制“义务教育”,也要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范畴,以解决幼师没有“编制”,这个中国第一“难”的问题!

学前教育,只有将3岁-6岁幼儿的完全“纳入义务教育”的范畴,才能从根本上,将幼儿教育体系纳入“科学的、规范的、健康的、良性的”发展轨道上!!

根据目前我国的基本国情,只有把我们的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范围内,放在体制的“篮子”里面,才能解决学前教育的出现“教育经费、师资调配、幼师培育、幼师编制、幼师待遇、幼师职称与幼师地位”等问题!

为什么我们宁可牺牲九年制义务教育,也要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

因为,在人类教育的整个历史中,最重要的教育“莫过于儿童的教育”!最伟大的教育也“莫过于儿童的教育”!!所以,幼师必须“高端化”!

因为,幼师“高端化”,就是开启“中国梦”的金钥匙!所以,幼师必须“高端化”!

不过,现在学幼师的,大都是没有考上高中的、甚至说有的连初中就就培训上岗了、有的连培训都没有,正真的3年制、3十2制少之又少,就算是从正规的师范院校,幼师毕业的学生有一点门路,都不想进幼儿园哄孩子,毕业之后要么转行,实在没有办法、门路才呆在幼儿园,大多数又心在曹营心在汉。

现在的幼师,说句实话,不少是学习差、升学无望,迫于无奈才选择幼,本身就是“问题少女”、“问题青年”,真心喜欢这个幼师行业的,不能说没有,很少。

其实,这些国人都知道的事情,幼儿园老师这种情况,早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教育就是要求真,讲真话!

我说这话可能有人看到不顺眼、听到不顺耳,但又是客观存在的、无可厚非、实实在在的事实,相信每一个人明白这样一个事实的存在,教育就要实事求是、教育就要唯真求是实!如此,才能尽快解决问题!

这世上卖什么药的都有,就是没有买“后悔药”,像这样的从幼师学校走出来的学生来当老师,让这样的孩子,成为了我们未来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第一个老师,是否合格?有待家长认真审查。

如果,我们忌医治病,不涉及幼师“低门槛”化问题的根源,此乃无益于对中国幼儿教育的雪上加霜、火上浇油,是无论如何解决不了当前幼儿教育存在的种种问题的。

所以说:要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质和修养,必须从幼师学校抓起,否则将会亡党亡国,这并不是危言耸听!

我们能否说幼师“虐童”事件这样的教育问题,是否像“腐败”一样不铲除也“将会亡党亡国”呢?

可是,我们看学前教育:幼师“虐儿童”为何屡禁不止?

2014年3月13日的《北京晨报》报道了“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下属的枫韵幼儿园,给幼童集体被喂药:幼儿园一次批发1万粒药”新闻,报道称:西安市一家幼儿园在未告知家长的情况下,长期给园内幼儿集体服用处方药品“病毒灵”,有多名家长反映孩子出现头晕、腿疼、肚疼等相同症状。(3月13日《北京晨报》陕西幼童集体被喂药细节:幼儿园一次批发1万粒药)

如今幼儿园里的幼师“虐待”幼童,手段和花样不断升级从“明打”到“暗扎”,什么“殴打、下跪、针刺、电熨、火烫、吃痰、蹲厕所、打屁股、抓头发、关黑屋、金鸡独立、打屁股、看恐怖片、胶带粘嘴巴、锯条锯破手腕、下体塞入芸豆、扇耳光并悬空拎起”等。可谓“层出不穷、花样翻新”,业已达到登峰造极、令人发指地步,已经成社会广泛关注的焦点。

我们禁不住要问:

幼师——幼儿园教师,这个肩负“家长信任、国家的希望、民族的未来”教育重托的群体中,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幼教“异师”?

幼师——幼儿园教师,这个呵护天使的、可爱、可亲的幼儿老师,为何变成了面目可憎的吃人的幼教“狼外婆”?

幼师——尊敬幼儿园教师,你这个“虐童”教育事件的导演,将会给我们的幼儿、给我们的国家造成怎样的危害和灾难?你是否知道?

幼师“虐童”,我们知道是幼师的素质低!!

园长“药童”为哪般?

从新闻中了解到,园长美其名曰“目的是为预防病毒感冒,保证出勤率。”

为何要保证出勤率?

据报道,一些家长称,按枫韵幼儿园的收费办法,如幼儿缺勤幼儿园就要给家长退费。如超过十天缺勤,就要退一半的托费。看到这里我们就完全明白了,也就是说,孩子的出勤率低将直接影响幼儿园的收入,所以园方为确保孩子不生病,保证幼儿出勤率,才给孩子服药。

园长“药童”为孔方兄也!

为什么?

因为幼儿园变为“药儿园”,本意是把幼儿园的儿童不感冒“预防病毒感冒,保证出勤率”,按规定“如超过十天缺勤,就要退一半的托费”。实际上,“儿童不感冒”,就是幼儿园里的“摇钱树”,这不是孔方兄在作怪是什么?

幼儿园变为“药儿园”,无疑是教育领域中的“三聚氰胺”、“毒胶囊”事件,这样的事件,本应得到社会及民众彻底的反思才对。可惜的是,从报道中看出,人们的认识还停留在——

“该药物有没有副作用?”

“幼儿园的药从哪来的”?

“保健医生能开处方药吗?“

“凭啥给娃乱吃药?”等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上,而对关键问题却避而不谈,甚至没有人提起。

这是令人感到十分痛心的。

现在的问题的关键是,我们的主管部门应该严查“幼儿园为什么挂靠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给幼儿园什么理念?”应该马上关闭涉事“幼儿园”,严惩“投毒者”,弄清楚弄明白,教育中的“三聚氰胺、毒胶囊”,究竟有哪些?

教育中的“三聚氰胺、毒胶囊”,凭什么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地存在5年多?

教育中的“三聚氰胺、毒胶囊”,绝对不只有新闻报道中的抗病毒药物“病毒灵”、儿童感冒药“优卡丹”、“中药板蓝根”这么简单的几种,还有许多的隐藏着的教育中的“三聚氰胺、毒胶囊”,只是许许多多的人,还没有认识到,视而不见,熟视无睹罢了。

药是什么玩意?是用来治病的,是药三分毒!!

没病岂能乱吃药?给孩子吃“病毒灵”,出勤率高了,孩子的身体却可能受到了伤害,孩子的未来谁来负责?如果孩子是园长的,他能让自己的孩子没病经常吃药么?显然不能,他也知道这样对孩子的身体有危害。

家长花钱把孩子送到幼儿园,是为了让孩子得到更好的照顾。身为幼儿园的负责人或管理人员应有高水平的职业道德,幼儿园的责任就是管理照顾好每一个幼儿,让幼儿们健康快乐的成长,让家长能够放心把孩子交给幼儿园。可是幼儿园里成了药店,广大幼儿“被吃药”的事件却发生了。

今天,在中国还有多少幼儿园的幼儿“被服药”?还有多少“药儿园”在潜伏?不被媒体曝光谁能说得清?

我们的“幼儿园”,为什么变成“幼儿怨”?

我们的“幼儿园”,为什么变成“药”儿园?

近年来,幼儿园为什么“虐童”事件时有发生?

学前教育:幼师“虐儿童”为何屡禁不止?

是中国幼师“素质低”吗?还是我们的幼师教育“低端化”?

是我们的管理部门监督不到位?还是孔方兄在作怪?

是…………

我们禁不住要问:

幼师——幼儿园教师,这个肩负“家长信任、国家的希望、民族的未来”教育重托的群体中,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幼教“异师”?

幼师——幼儿园教师,这个呵护天使的、可爱、可亲的幼儿老师,为何变成了面目可憎的吃人的幼教“狼外婆”?

幼师——尊敬幼儿园教师,你这个“虐童”教育事件的导演,将会给我们的幼儿、给我们的国家造成怎样的危害和灾难?你是否知道?

请看 第三章 学前教育出现问题的危害

视频中播放的画面让人无比愤怒:先是一名幼儿园老师用脚夹着男童的下体,然后是另一个老师在旁边摄像,在男童撕心裂肺的哭声中,两人不时发出笑声,孩子的痛苦成了她们取笑的乐子;在墙角是一群恐惧与惊慌的幼儿,那一幕无疑让他们幼小的心灵难以承载。更让人难以接受之处在于,对于教师的这种体罚行为,幼儿园负责人居然称之为“只是闹着玩”。此举无疑释放出两种信息:一是体罚在该幼儿园司空见惯,习以为常,或已成为一种通行做法;二是夹着小孩下体的行为,属于被允许的范围。

《敢问中国学前教育路在何方?》

如果连夹下体的行为,都可以被视为闹着玩,那么究竟要什么程度的动作才属于体罚?可以肯定的是,在如此宽松的管理要求和指导思想下,此幼儿园必然存在众多令人忧虑的问题,其受到停业的行政处罚属咎由自取。事实上,很有必要由个案开始,对整个行业生态进行检视。若不能从源头解决问题,那么类似现象就注定难以禁绝。

目      录

第一章 学前教育对幼儿重要性在哪里?

第二章 中国学前教育问题的出现在哪里

第三章 学前教育问题的危害表现在哪里?

第四章 学前教育出现问题根源在哪里?

第五章 学前教育:幼师的队伍教育现状如何?

第六章 学前教育:幼师有多少无资格证?

第七章 学前教育:幼师虐待过多少儿童?

第八章 如何解决中国学前教育出现的问题?

第九章 中国幼师教育:拯救你的春天在哪里?

第十章 幼师高端化,是开启“中国梦”的金钥匙!

(注《敢问中国学前教育路在何方?》系列博文,于2012年11月8日,首发于中国教育人博客?,且今天重新修改
于【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