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工厂”留下妈妈 让留守儿童告别留守

改变农民工“有家的地方没有工作,有工作的地方没有家”

(原标题:娃娃上学就上班,娃娃放学就下班 制衣厂的温暖秘密)

“妈妈工厂”留下妈妈 让留守儿童告别留守

愧疚的心

新学期开学了,清晨6点,家住武汉黄陂区王家河街的黄红霞就起床了,准备好早餐,喊起儿子一起吃过之后,她把儿子送进了就读的小学。上午7点半,她准时来到工厂,一天的工作开始了。中午下班,她从学校接回儿子,吃过饭送到学校,她再上班。下午4点半,黄红霞把放学后的孩子接到工厂,和其她工友的孩子一起写作业,等着妈妈们下班了,跟着妈妈回家。

王红琼心里一直牵挂着孩子,每隔一两个月会请假回去一趟,那时没有高速,要转好几趟车、花上半天时间才能到家,当天回来第二天就走……

这样的陪读生活,曾经是黄红霞的奢望,如今,因在家门口找到一份工作,让她和很多打工妈妈返乡回到孩子身边上班,让留守儿童不再留守。

温暖的厂

留守儿童迎回了打工妈妈

“王姐,今天家里没人,我去接了娃娃就不回厂里了。”下午3点15分,王红琼在车间检查衣服制作的情况,员工贺洋向她告了假,便换上外套匆忙朝厂外跑去。

大女儿就因为黄红霞外出广东打工而成为一名留守儿童。至今黄红霞都心中愧疚,“大女儿没这个福气,她小的时候我不在她身边。”此前十多年,黄红霞为了生活在广东一带服装厂打工,每年和女儿团聚的日子用手指都数得出来。“每次坐车要离开家,大女儿都会抱着我的腿不停地哭。”儿子出生后,黄红霞暗下决心不能让儿子“重蹈覆辙”。正是这个时候,她找到了现在的工作。

“王姐,今天家里没人,我去接了娃娃就不回厂里了。”3月6日下午3点15分,王红琼在车间检查衣服制作的情况,员工贺洋向她告了假,便放下手上的衣服,换上外套朝着厂外匆忙的跑去。提前下班并非是贺洋的特殊待遇,在王红琼的制衣厂,只要照顾孩子都可以这样任性“翘班”。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这份工作源自一家被称为“妈妈工厂”的企业,由向京艳和妹妹向艳宁创办。谈起筹备初衷,作为曾经外出打工让女儿成为留守儿童的向京艳回忆说,“我身边有很多留守儿童,不是他们的妈妈不想在家门口上班,而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她将工厂定位为“妈妈工厂”,让留守儿童不再留守。

成都市金堂县竹篙镇,王红琼的制衣厂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不约束员工上下班时间,“娃娃上学就上班,娃娃放学就下班”。工厂的老板王红琼,曾因外出打工,一对双胞胎儿子成了留守儿童,“赚钱不是最终目的,只愿留守儿童少一些,父母多一些对孩子的陪伴。”

目前工厂有70多名员工,大多数都有像黄红霞这样在外打工的经历。“现在都注重教育,没有爸爸妈妈在家里的孩子会慢慢发现:我有爸爸妈妈但是没有人陪我,我多可怜啊。”在黄红霞看来,自己的孩子胆小就是以前自己教育的疏忽所致。

时机 优惠政策鼓励回乡创业

28岁的江琴是“妈妈工厂”里90后年轻妈妈的代表,“孩子读一年级,正是养成好习惯的关键时期,我一定要陪在她身边。就算外出打工赚再多钱,孩子没教好钱等于白挣。但我也不想在家闲着,我一定要自己挣钱。”现在,虽然工作时间没有以前长,但是江琴会主动钻研技艺,提高自己的效率。除去租房、吃饭等成本,她实际上获得的收入并不比在深圳时少。

2007年,家乡开始鼓励大家回乡创业就业,提供了税收减免,房租补贴,创业贷款等一些优惠政策;同时在外多年的工作经验,让王红琼也累积了一定资源。“可不可以开一家制衣厂,可以带着娃娃,解决身边像我一样把孩子丢在家中,外出务工家庭的工作。”眼看着儿子也读初中了,更需要陪伴和引导,现在有了政策,也有了资源,王红琼夫妻俩决定返乡创业,开设了制衣厂。

返乡妈妈上班同时兼顾家庭

最初,工厂主要承接一些代工,规模不大,招聘了十几名员工,他们几乎都是在家照顾孩子的家庭妇女。考虑到孩子,王红琼并没有严格约束上下班时间,“娃娃上学,就上班,娃娃放学,就收工。”一些员工的孩子读幼儿园,下午4点左右就放学,员工请假接孩子,如果能在家中安顿好,耽搁一下又回来接着上班,如果安顿不了接着孩子直接下班。

黄红霞是工厂的车间主任。“厂长看我比较有经验,要我管理整个流水线。”黄红霞语言朴实,人有点腼腆,但是谈到如何做衣服,她就仿佛换了个人。厂里其她姐妹们有不懂的,都会找她请教。“淡季每月能挣3000多元,旺季做得好每个月拿6000元没问题。”对比以前在外打工的日子,现在既能照顾两个孩子,又能挣到钱,黄红霞十分满意。

“上下班时间很自由,没办法,我们走的特色路线就这样,如果是和外省或者成都那些大型工厂一样,就体现不了在家上班的优势,那还不如出去。”王红琼说,而孩子年龄大一些的,读小学、初中,通常放学后直接到厂里,找一张空桌做起了作业,等待母亲下班,不会做还可以帮忙辅导。

与其他工厂“效率第一”的风格不同,“妈妈工厂”的特别之处在于尊重妈妈和孩子的联系。工厂选址在周边5所学校的中间点,就是为了方便接送孩子;走进车间,醒目的横幅上写着“妈妈认真是孩子最大的榜样”;暑假期间,工厂有专门的场所让员工的孩子写作业;工厂从来不罚钱,厂长的绝招是“灵魂拷问”:“作为一个妈妈,你想想如果这件校服是穿在自己孩子身上会怎样?”简单的问话就能激励妈妈们认真制作每一件产品。工厂从来不加班,上下班的时间由员工决定。

危机 年年亏损 债台高筑差点关门

“我选择这里的原因很简单,一是上班时间自由,二是可以照顾老人和孩子。”工厂员工唐平说。一旁的向京艳笑着补充:“外出打工又返乡的妈妈们是一笔巨大的人力资源,她们技术好,能吃苦。这就是我们工厂的最大优势!”

“开厂12个年头,没有哪一天工人上齐过,今天你有事,明天我有事。”不约束上下班时间的工作模式给创业初期的工厂带来了不少问题,最直接影响的是员工的收入。制衣厂和其他流水线生产最大的区别是计件算费,要是员工上班的时间少,没有做到一定量的活,就意味着这份钱就没有,一个月下来,挣得少的可能只有几百元。

能够在孩子成长最关键的时间,给予最好的陪伴;能够在自己精力最旺盛的时候,提升工作技能。这一切,让这个工厂成为一个有人情味、有向心力的工厂。工厂女工的丈夫会自发来为工厂做免费电工,出钱出力帮忙优化电线、灯管。孩子在哪里学跆拳道,在哪里补习英语,妈妈们都互相推荐。

工人流动频繁会给工厂运营带来问题,如何才能稳定住工人的心,既要让员工挣钱,又要让工厂生存下来。夫妻俩想出了保底工资,根据员工当月工资和出勤天数,和整个厂的平均工资,进行一定补贴,尽可能地保证低工资员工的收入。另一方面,他们更加鼓励能干的多干,支持多劳多得,“他们挣得越多,我越高兴。”

截至去年8月,我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下降至697万,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国家持续推进返乡创业就业。“每多一位打工妈妈回乡,就会多一名快乐的孩子。”向京艳告诉记者,希望到这来上班的人越来越多。

创业前几年运营得非常辛苦,为了养活这家企业,慢慢做起来,王红琼和丈夫想了很多办法,受了很多煎熬。“创业难,守业更难,如果在2014年我没有拿到校服资质的话,肯定都关门了。”王红琼说,年年亏损,加上订单客源不固定,经营更加困难,最高峰的时候贷款了200万。

互联网经济成就“妈妈工厂”

转机 活少待遇好 为留守儿童留住亲人

工作中,向艳宁的手机一直机不离手,“您要多少件?好的,明天发货!”在厂里,向艳宁主要负责幼儿园到小学阶段的校服业务,她的微信好友已达到5000人上限,全都是她的客户。

幸运的是,在金堂县总工会,竹篙镇政府等部门的扶持下,她寻找到了一条新的出路。2014年,通过一步步申请,王红琼取得了省教育厅学生装定点生产企业的资质,这意味着她可以参与招标竞争获得更多的订单。随后,巴中、攀枝花、绵阳等地的订单源源而来。在2018年,创业11年的王红琼终于还清了所有贷款。

“黄陂就有不少代工厂,受制于传统模式,他们的生产其实很被动。我也希望越来越多的本土厂家走上电商的道路。”向京艳目前与8个本地代工工厂合作。

客源固定了以后,现在王红琼主要是为了解决就业。目前,工厂已发展到了70多名员工,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家庭妇女。“家门口上班,时间短,挣得又多。”很多老乡知道厂里有这种待遇,原本出去打工的现在都回来了,厂里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员工以前都是在外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