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拟立法赋予教师惩戒权:罚站罚跑不算体罚 你咋看?|教师惩戒权|体罚学生

当然,制订细则是需要广泛听取教师、家长、学生和社会人士的意见的,要从规范学生行为,维护校园秩序,惩戒与教育相结合出发,制定各方都可接受的细则。在制定好细则后,要把细则告知所有学生、家长,包括张贴在校园、教室里。

[摘要]意见明确提出,要“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台的。

今年7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就提出,要“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教师在教育教学过程中,要进行适当的教育惩戒,这已经是全社会的共识,但是,怎样进行惩戒,却是一个现实难题。这是因为只是概念化地提可以对学生进行适当惩戒,但如果度掌握不好,就会出现家长担忧的教师滥用教育惩戒权,对学生进行体罚、变相体罚的问题,以及教师担心被指体罚学生违反师德规范,并不愿意对违纪违规学生进行惩戒。

对于广东拟立法赋予教师惩戒权,西安的家长们是什么意见?

要落实教师的教育惩戒权,就需要十分“细”的细则,甚至在当下,细则应越细越好。比如,对于罚站、罚跑可以这样明确细则:在课堂上,一名学生高声喧哗,破坏课堂秩序,教师可对学生提出口头警告;学生在被批评警告后,继续高声喧哗,破坏课堂秩序,教师可罚站学生3分钟,罚站位置为讲台边;在被罚站之后,学生继续喧哗,破坏课堂秩序,教师可把学生请出课堂,交给学校保安,由保安监督罚跑。由于有明确的惩戒细则,教师依照规定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的惩戒,就不属于体罚与变相体罚,这就厘清了教育惩戒与体罚、变相体罚。

谈及草案的出台背景时,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介绍,教师在教育教学过程中要进行适当的教育惩戒,这是全社会的共识,但怎样进行惩戒,却是一个现实的难题——家长担心教师滥用教育惩戒权,对学生进行体罚、变相体罚;教师担心被指体罚学生违反师德规范,因而不愿意对违纪违规学生进行惩戒。在这种情况下,今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意见明确提出,要“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台的。

对于学生的惩戒,有的适合由当事教师直接处罚,如针对破坏课堂教学秩序的行为,教师为维护课堂秩序,需要对学生进行及时的惩戒。有的则不适合由当事教师处罚,如学生违反校园秩序的行为,这适合交给学校学生事务中心进行调查、处理。学生事务中心类似于学校的“学生法庭”,负责调查学生的校园违纪违规行为,并根据调查结果,对学生进行处罚,如果学生不服,还可再成立申诉委员会,举行听证会,允许学生申诉,再根据新的调查结果,做出处理。这也是对学生进行法制和规则教育。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学生调皮捣蛋,老师能不能罚站罚跑?近日提交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明确规定:可以!据悉,省一级立法机关尝试用立法赋予老师教育惩戒权,广东尚属首例。

教师如何管教学生,罚站罚跑到底算不算体罚?9月24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的《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明确,对学生一些违规行为,教师可以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虽然草案刚刚提交初审,但备受关注的教师惩戒权问题在网上引发热议。

江西财经大学副教授吴辉认为,教育惩戒会对学生产生一定的威慑作用,但“罚站罚跑”空间很大,相关部门应制定更加具体的细则,以便于实践中执行,否则不利于“度”的把握。

放在以前,罚站、罚跑是很容易被质疑是体罚或者变相体罚的,有的教师就因此被追究违反师德规范的责任。那么,现在立法允许教师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那怎么界定其与体罚和变相体罚的界限呢?这就需要十分明确的细则,规定学生有哪些违反校纪校规的行为,学校老师可以依据规定,对学生罚跑、罚站,罚站的具体时间、罚跑的具体距离,以及谁来监督进行等。

西北政法大学“教育立法研究基地”执行主任、行政法学院教授管华介绍,《教育法》和《教师法》中均没有涉及惩戒的明确规定。教育部《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中提到“班主任在日常教育教学管理中,有采取适当方式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的权利”。2017年年初,山东省青岛市政府发布了《青岛市中小学校管理办法》:中小学校对影响教育教学秩序的学生,应当进行批评教育或者适当惩戒;情节严重的,视情节给予处分。学校的惩戒规定应当向学生公开。“这是我国地方性教育法规中,首次提出惩戒的概念。”

制定细则,只是落实教育惩戒权的一方面,要让教师能使用教育惩戒权,还需要推进依法治教。简单来说,就是当教师按照细则对学生进行教育惩戒后,如果有家长质疑是体罚和变相体罚,并在网上发帖维权,教育部门应该严肃进行调查,如果教师的教育惩戒完全按细则进行,那么,就不能追究教师的责任,不能为息事宁人,动辄追究教师的责任。(蒋理)

管华称,罚跑、罚站和打骂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骂是侮辱学生人格,打是伤害学生身体,教育惩戒显然不是打骂。惩戒的作用在于维护校园的教学秩序和教师的权威,从根本上讲是为了维护学生的受教育权。

熊丙奇强调,制订细则,只是落实教育惩戒权的一方面,要让教师使用惩戒权,还需要推进依法治教。简单来说,就是当教师按照细则对学生进行教育惩戒后,如果有家长质疑是体罚和变相体罚,并在网上发帖维权,教育部门应该严肃调查,如果教师的教育惩戒完全按细则进行,就不能追究教师的责任。不能为息事宁人,动不动就追究教师的责任。

>>背景 今年6月国务院发文“制定实施细则 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

熊丙奇认为,要落实教师的教育惩戒权,需要十分“细”的细则,越细越好,让教师完全根据细则进行处罚。比如,对于罚站、罚跑可以明确细则:在课堂上,一名学生高声喧哗,破坏课堂秩序,教师可对其提出口头警告;学生在被警告后,继续高声喧哗,破坏课堂秩序,教师可罚站学生3分钟,罚站位置为讲台边;被罚站之后,学生继续喧哗,破坏课堂秩序,教师可把学生请出课堂,交给学校保安,由保安监督罚跑。由于有明确的惩戒细则,教师依照规定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的惩戒,就不属于体罚与变相体罚,这就厘清了教育惩戒与体罚、变相体罚的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