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关爱上线,孩子才不会“掉线”

10月21日,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21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修订草案着力解决校园安全和学生欺凌、性侵害未成年人、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等现实存在的突出问题。

近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了《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简称《通知》),要求所有网络游戏用户均需使用有效身份信息方可进行游戏账号注册。同时,《通知》规定每日22时到次日8时,游戏公司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游戏服务,法定节假日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其他时间每日不得超过1.5小时。网络游戏平台不得向8周岁以下用户提供付费服务。《通知》还对网络游戏平台对未成年人提供服务的时段、时长、付费情况进行了具体规定。

实行未成年人网络游戏时间管理,很有必要。未成年人已经成为中国上网人群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今年8月30日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54亿,其中19岁以下网民占比超过20%。

早在2007年,新闻出版总署等8部门就联合发布了《关于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实施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的通知》。要求各网络游戏运营企业必须严格按照《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开发标准》在所有网络游戏中开发设置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并严格按照配套的《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实名认证方案》加以实施。但是,从具体实施情况看,网络实名认证和防沉迷系统并没有得到严格落实。其中一个原因在于,未成年人可以方便地获得成人注册的账号,从而“完美”地绕开实名认证和防沉迷系统,而网络游戏运营方出于利益考量,明知这类问题存在,却并不对用户身份加以严格核实。因此,切实建立防沉迷系统,需要监督游戏运营方,对每个登录游戏的用户进行人脸识别,与此同时,要求未成年人监护人履行监护责任,控制孩子的上网游戏时间,并加强教育、引导。

未成年人保护法,是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网络行为虽然仅在虚拟空间发生,但它同样会对现实生活带来深刻影响。一些未成年人沉迷于网络游戏,导致许许多多的悲剧和冲突发生,造成一系列社会问题。把未成年人保护法的适用范围,扩展到网络空间,是有现实基础和需要的。

人脸识别系统已在我国不少中小学使用,引发侵犯学生隐私的争议,而在游戏领域使用这一技术的商家却不多,只有少数商家进行了使用人脸识别系统认证、登录的试点。为何在游戏领域使用不积极?是因为严格的人脸识别,会影响吸引玩家。这不是不能为,而是不愿为。由于只在注册时查验身份,在登录时却只用账号,这就给买二手账号登录制造了方便。一些未成年人也就用成年人注册的账号玩游戏。今年5月,媒体曾报道,随着游戏企业对未成年人游戏账号加强监管,大量已经通过成年人实名认证的游戏账号在一些二手交易平台热卖。“已认证”和“无限制”成为卖家的广告语,本应受到平台监管的未成年人,正是这些账号的主要买家。二手账号的热卖,让游戏“实名认证”制度形同虚设。

未成年人的网络行为有很多,包括社交、购物、看剧、学习等,其中玩网络游戏是需要重点关注的。未成年人由于身心发展不健全,对事物好坏的鉴别力比较差,也缺乏自律意识,缺少自控能力。同时网络游戏厂家往往为了增加游戏的黏度,千方百计采用各种各样方法,针对人性弱点开发出各种功能,什么抽奖、开箱子、升级、打卡、送福利,目的就是让用户多玩游戏,多把时间耗在游戏里。成年人都难以抵挡这种诱惑,更何况未成年人。

如果不治理这一问题,在新规之下,8岁以下的孩子会照样不受限制地玩付费游戏、享受付费服务。最近,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在修订之中,将新增“网络保护”内容,这是以问题为导向,完善《未成年人保护法》。据共青团中央联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开展的调查显示,目前我国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93.7%,69.7%的未成年人拥有自己的手机,在日常的手机应用中,未成年人玩游戏的比例占到64.2%。要对未成年人实施网络保护,其中之一就必须提高未成年人接触网络游戏的难度,不能让他们轻易接触并不受限制地玩游戏。必须强化监管,落实企业的主体责任,利用已经成熟的技术手段,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

对未成年人的网络游戏时间进行管控,要做到线上线下相结合。线上这部分比较好实现,比如建立一整套的管理机制,诸如游戏厂家做好实名认证、未成年人游戏时长达到就强制下线,甚至采取人脸识别、指纹识别等技术措施。

另外,家长(监护人)履行监护责任,对于引导未成年人养成健康上网、使用智能手机的习惯,也极为重要。当前,有的家长以自己忙为由,用手游打发孩子,结果影响孩子的兴趣培养,也导致孩子沉迷网络游戏。让孩子养成健康上网、使用智能手机的习惯,不是禁止孩子接触,而是需要家长(监护人)陪伴监护、指导,控制上网时间,并教会孩子识别不良信息。在这样的监护、引导下,就是今后孩子长大离开父母的监护,也不会因缺乏自主管理能力而陷入网瘾之中。(蒋理)

然而,线上的技术措施再先进、手段再厉害,都需要家庭的配合家长的介入,而后者是整个管理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

澳门新葡亰网站靠谱,作为未成年人保护领域的综合性法律,修订草案新增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则;强化了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第一责任;确立国家亲权责任,明确在未成年人的监护人不能履行监护职责时,由国家承担监护职责;增设了发现未成年人权益受侵害后的强制报告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