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高中反映运转困难债务负担沉重 教育部这样回应 _科教成长_好文学网

日前,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公众介绍化解义务教育超大班额的有关情况。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义务教育阶段的大班额占总班数比例为7.06%,超大班额占0.5%。相比2017年,大班额减少了28%,超大班额减少了78.1%,为近10年来最大降幅,如期实现“基本消除超大班额”的教育政策工作目标,正积极努力实现2020年“基本消除大班额”的教育工作目标。

中新网4月6日电
据教育部网站消息,针对“当前很多高中学校反映运转困难、债务负担沉重”的问题,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近日表示,要求各地制定普通高中学校债务偿还计划,属于2014年末前发生并已纳入存量地方政府债务清理甄别结果的,应按照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政策予以偿还。

中西部区域多个省份在2018年加大了化解大班额的工作力度,但“基本”消除大班额的工作任务依然较重。中部和西部地区大班额比例比2017年分别下降了3.67、3.51个百分点,但仍占9.42%、7.16%,与5%的教育政策目标要求相比还有较大距离。大班额问题的出现,从表现形式上来看,是由于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随迁学龄人口增加所致,同时,部分为“全面二孩”人口政策的叠加影响。但其深层次的原因主要在于城市与乡村发展的融合水平较低,教育工作与经济发展、社会治理相关工作的协同水平较低。因此,中西部省份化解大班额的政策举措,需要基于具体的省情、学情,借鉴山东、浙江等省份的有益经验,综合施策,从根源上防范大班额的形成与反弹。

日前,经国务院同意,教育部等四部门印发了《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攻坚计划》出台的背景是什么?如何理解《攻坚计划》的总体思路和要求?如何把握《攻坚计划》的主要目标、攻坚重点和主要措施?如何促进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

实现“基本消除大班额”政策目标,需要继续加大对大班额问题严重的贫困县的支持力度。自2012年以来我国农村贫困人口累计减少8239万人,截至2018年底仅剩1660万贫困人口,贫困发生率从10.2%下降到1.7%。全国832个贫困县中预计有433个县,也即近一半的贫困县将宣布摘帽,但仍有近400个国家级贫困县。这些区域多为深度贫困地区,聚集了大部分的深度贫困学龄人口。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和两办《关于支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实施意见》要求,教育部、国务院扶贫办联合印发《深度贫困地区教育脱贫攻坚实施方案》。该方案重申了贫困地区教育改革发展的省级统筹机制,细化了消除高中阶段大班额的工作要求,有利于巩固已有的大班额消除成果,防范义务教育阶段大班额的反弹,为实现整个基础教育阶段的内涵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政策支撑。

资料图:湖北省襄阳市,襄阳二十四中将走班制选修课带入学生课堂,以此促进学校素质教育的发展。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教育自身的发展规律来看,“基本消除大班额”依然要靠内涵发展,这就是义务教育阶段的“优质均衡”和高中教育阶段的“特色均衡”。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瞄准实现教育现代化总目标,聚焦教育发展的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重点部署了面向教育现代化的十大战略任务。明确要求“推动各级教育高水平高质量普及”。消除大班额是提高教育质量、落实教育现代化总目标的必然要求。

1.问:社会各界对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十分关注,请介绍一下《攻坚计划》出台的背景?

由于人口流动形成的大班额,本质上也源于不同学校、区域间的教育质量差距。在“就近入学”、专项督查等刚性政策约束下,当前义务教育阶段的大班额现象基本得以消除,余下的部分由城镇化引起的刚性教育需求,需要通过教育自身的扩容来解决。化解教育质量差距形成的大班额,需要用好兼顾刚性和弹性的教育政策工具。以高中阶段教育为例,普通高中大班额现象频现,甚至引发社会热议,而中等职业教育则持续遇冷,不只是中等教育结构失衡的问题,更主要的是在于学生、家长、社会的教育思想和观念,在于中等职业教育质量整体上落后于普通高中教育质量。其中,普通高中的大班额又主要集聚在重点高中、示范高中,也即重点大学升学率高的明星中学,这主要根源于以升学为取向的教育质量差距。若要彻底消除高中阶段的大班额,就需要切实推动形成多样化、特色化的高中育人模式,在名额分配等“指令性”政策工具之外,灵活运用好“双师”、综合素质评价、多元招生录取等弹性政策工具,引导基础教育阶段学校真正走向优质、特色均衡的教育现代化发展道路。

答: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党中央、国务院立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国家“十三五”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纲要将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列入教育现代化重大工程。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我国继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之后进一步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劳动力竞争能力、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重大举措,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近年来,我国高中阶段教育取得了长足发展。2016年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到87.5%,普及水平迈上了新台阶。但由于多方面原因,中西部贫困地区教育资源短缺,普及程度低,中等职业教育发展明显滞后。这些地区受经济发展水平和自然环境条件的制约,普及任务异常艰巨。同时,东部经济发达地区也存在许多薄弱环节,如普通高中教育与中等职业教育发展不协调,普通高中56人以上大班额比例接近四分之一,有的班额甚至超过80人。到2020年要实现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目标,时间紧、任务重,必须组织实施攻坚。

2.问: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统筹设计,请谈一谈《攻坚计划》的总体思路?

答:普及高中阶段教育需要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赢扶贫攻坚战、推动经济产业转型升级、推进教育现代化的大背景下统筹谋划。总的思路概括起来就是“政府主导、补齐短板、普职并重、关注内涵”。

政府主导就是将普及高中阶段教育作为一项重大民生工程,落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发挥中央支持政策的引导激励作用,形成攻坚合力。

补齐短板就是针对制约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综合施策、精准发力,保基本、促公平。

普职并重就是统筹发展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将职业教育摆在突出位置,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促进普职协调发展,满足学生多样化选择需求。

关注内涵就是坚持普及与提高并重,在扩大规模、提高普及程度的同时,全面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增强高中阶段教育的适宜性和吸引力,为学生的成长成才打好基础。

3.问: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主要目标是什么,是如何设定的?

答:《攻坚计划》提出了1个总目标和5个具体目标。一个总目标是:到2020年,全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适应初中毕业生接受良好高中阶段教育的需求。五个具体目标包括:一是全国、各省毛入学率均达到90%以上,中西部贫困地区毛入学率显着提升;二是普通高中与中等职业教育结构更加合理,招生规模大体相当;三是学校办学条件明显改善,满足教育教学基本需要;四是经费投入机制更加健全,生均拨款制度全面建立;五是教育质量明显提升,办学特色更加鲜明,吸引力进一步增强。通过实现以上目标,努力形成结构合理、保障有力、多样特色的高中阶段教育。

其中,要求各省到2020年毛入学率都要达到90%以上的主要考虑是:目前,大部分省份已经达到90%以上,只有少部分省份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区。要缩小差距、促进公平,必须使这些地区与全国同步实现普及的目标。下一步,国家将加大对贫困地区的支持力度,这些省份也将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实现普及目标。

澳门新葡亰网站靠谱,关于设定其他具体目标的主要考虑是: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同时,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