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研九曲十八弯 绕过了才知路有多远

当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就想着今后还要读个研究生,到更好的学校去见识一番。因此,在大学的4年里,尽力去按照着一个标准的所谓“好学生”的模板来要求自己,成绩上并没有拖后腿。

我的保研经历就是如此,弯弯绕绕,满目荆棘。排除更多难以言说的客观原因,不小心踩过的坑也是雷点十足。

在结果尘埃落定的时候,我大哭过,灰心过,绝望过,有时候也会想,如果有前辈早点为我指明了这些,能不能避免栽坑,避免与理想的院校失之交臂?

在信息迷雾里晕头转向的我,最终报名参加了一个看似“高大上”的组织。我和其他新人一样,踌躇满志,想着一定要好好表现,打响新征程第一炮。

但如果你以为保研,仅仅排名靠前、成绩好就够了,那还是想得太简单。当名校对自家学校的保研生越来越青睐,也意味着保研这场仗越来越难打,在那一年的三四月,周围同学有开始做考研准备的时候,我的保研前期征程也拉开了序幕。

这件事称得上一波三折。首先,报名的时候,我有事提前走了,把身份证留给舍友,托他帮我报。快到家门的时候接到电话,要采集照片,必须本人前来,而今天已经是截止日期的最后一天了,我又匆匆搭车赶了回去。要知道,我校距离市区坐班车要3个小时,等我报完名回到家,已经是繁星满天。

很多人常常说时间是最好的过滤器,岁月是最真的分辨仪,但有些事情,多久之后,都是耿耿于怀。如同一根刺,扎在了心尖,每一次回溯,都是多一遍的后悔。

选课是一门艺术,而我就是一个希望面面俱到而终至平庸的艺术家。除了计算老师nice度和课程有趣度、学分绩和完成培养方案之间的最优解,甚至兼顾早上起不起得来、能不能空出一整天时间等条件……最终摆在我面前的课程表,一定是好玩又舒服的,而且分不会低。

后来的少年们,至少、至少,希望你能少走一些弯路,愿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白简简

每天刷N遍各大院校的官网,等待着他们的夏令营消息。一边不断修改自己的简历,一边寻找熟识的老师写推荐信,同时准备各种证明成绩单,投递给一个个邮箱。

究竟哪些证书能起到作用,我从来没针对自己的情况,好好分析过。前几天,我整理东西,居然翻出了一本初级会计证。考这证的动因是什么?自己也记不清了,只是感叹好有勇气,和如今的职业发展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的保研经历就是如此,弯弯绕绕,满目荆棘。排除更多难以言说的客观原因,不小心踩过的坑也是雷点十足。

及时离开消耗你的环境 随时随地重新开始

9月,全国性保研正式开始的时候,非常不幸,我在学院的保研环节中名落孙山。那时候,拿着一个985的“拟录取”,接到另外一个985的面试电话,却没有本校的保研名额,一切都没有用。就这样,我的保研画上了失败的句号。

进校时,主管教学的副院长信奉“通识教育”,专业课没几门,反倒对历史、文学、哲学、社科都有学分要求。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我的同班同学有去人文学院、经管学院、公管学院、美术学院的,还有去了外校学电影、音乐剧的……毕竟这4年中,只要你想学,没有不能学的。

海投并不意味更多的机会,可能只是暴露你的准备不够有针对性;度过了外校考核的激烈竞争并不意味高枕无忧,本校保研的血雨腥风也不能轻视;就像即便你把一整张考卷填得满满当当,但搞错了解题的方向,没人会因为你很努力答题,就给你个满分。

前期效率低下,等到正式活动临近时,“前辈”又慌乱了手脚,开始疯狂压榨手下小兵,有时夜里12点钟还打电话要我们去通宵自习室干活儿,捡别人甩的锅,或者态度强硬地要我们翘课去布置现场、联络来宾等。

复盘这场跌宕之旅,保研需要过的两大难关——本校保研名额的获取,外校研究生接收的offer,但我过于重视外部的保研筛选,而对于学院内部的保研规则研读不够。成绩并不是唯一影响因素,各种额外加分,学院现场面试都会影响大局。

比如,我喜欢魏晋南北朝,选修了历史系专业课《魏晋南北朝史》和全校公选课《世说新语与魏晋风度》。老师是同一位,人和课都颇有魏晋之风,我听得很开心,作业写得不太专心。听完没多久,留在脑子里的也只剩下一些名词和段子,至于整段历史,那就是一团浆糊。

但彼时的我乐观地以为,外校考试我都能通过,本校更是十拿九稳,哪知道你最忽视的地方,以为最简单不过的流程,可能给你最痛的血泪教训。

澳门新葡亰网站靠谱,有一位师妹,本科时和我上一样的专业课,研究生却顺利考上英国著名的艺术学院,回国成了一名策展人;还有一位校友,入校是美术学院的史论系,后来转到绘画系专攻工笔,又因为爱好传统文化,系统选修了甲骨文、考古学一类的课程,再也没提起画笔,最后成为一名文物鉴定者。

在本校英语面试环节,偏偏就问到了我一扫而过,觉得最不可能抽到的问题。作为典型的
“哑巴英语患者”,我在试卷上可以刷高分,但到了口语表达上,总会被拖后腿。面对专业术语分析,尤其是准备范围之外的提问,自然而然遇到了卡壳、重复的尴尬。

当然,拿我个人的例子说明考证无用,也显得片面,也许在之后人生的哪一个拐角,这些证书就派上用场了呢?但是,无论如何,既然进了大学,就不妨从从容容地坐在书桌前,踏踏实实读几年书,等确实有必要的时候,再根据个人情况考一些证书。而我当年,虽然努力了,却是另一种浮躁,用一堆证书,来维系自己的安全感。这样的心态,其实会影响读书本身的乐趣。

在这个过程中,焦虑是一种常态,不清楚到底是谁在和你竞争保研的机会,在前期的广泛海投之后,没有收到一个通知,于是每天都陷入对自我的怀疑之中,头发加速脱落。当终于收到一个某985高校的入营电话时,才一点点拾起对自己的信心,然后又是一场兵荒马乱的夏令营之旅,好在在回程的慢速火车上,欣喜地查到自己已成为拟录取中的一员。

来源:中国青年报

无头苍蝇一样的我,在保研的路上横冲直撞,更多地停留在“自我感动”上,认为自己付出了更多,成绩也足够优秀,所以理应得到这份收获,但却没有去思考,是不是已经绕了弯路,走上歧途。

如果有人问我:大学生涯里,是否走过什么弯路,我会一时发蒙。我走过的弯路似乎多得数不过来,为关心我前途的家人与长辈平添了不少烦恼。

答案无从知晓。张爱玲在《非走不可的弯路》里曾经写道:“在人生的路上,有一条路每个人非走不可,那就是年轻时候的弯路,不摔跟头,不碰壁,不碰个头破血流,怎么能炼出钢筋铁骨,怎能长大呢?”

无头苍蝇一样的我,在保研的路上横冲直撞,更多地停留在“自我感动”上,认为自己付出了更多,成绩也足够优秀,所以理应得到这份收获,但却没有去思考,是不是已经绕了弯路,走上歧途。

走到这一步,自以为一颗心终于落下了一半,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名校,但盲目的自信,现实总会给你泼上一盆冷水。

这样的选课思想在我做交换生期间都未能幸免。对很多人来说,有机会在国外大学度过一学期,应该用心体验异域文化和前沿学科。可我不,费尽心思,选了三门能抵本校学分的课,有一门甚至是一个访问学者的中文课。期末拿到全“A+”成绩单时还沾沾自喜,多年后回望却十分遗憾。作为一个从小到大没有拿过低分的考试型选手,我可能已经失去了体验学习本身乐趣的能力。

而且,我选课更在意的是老师是否nice,评判标准滞留在“分数”这个高考后遗症上。每次选课,我热衷于打听各门课的难易程度和给分情况,甚至将其作为第一标准。有一个学期,我选了颇感兴趣的《人类学概论》和《天文学概论》,试听第一节,两门课的老师都开诚布公,说自己很严格、作业很难、考试分低,我也就果断退课,舍弃了头顶的星空。

后来的少年们,至少、至少,希望你能少走一些弯路,愿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9月,全国性保研正式开始的时候,非常不幸,我在学院的保研环节中名落孙山。那时候,拿着一个985的“拟录取”,接到另外一个985的面试电话,却没有本校的保研名额,一切都没有用。就这样,我的保研画上了失败的句号。

在这个过程中,焦虑是一种常态,不清楚到底是谁在和你竞争保研的机会,在前期的广泛海投之后,没有收到一个通知,于是每天都陷入对自我的怀疑之中,头发加速脱落。当终于收到一个某985高校的入营电话时,才一点点拾起对自己的信心,然后又是一场兵荒马乱的夏令营之旅,好在在回程的慢速火车上,欣喜地查到自己已成为拟录取中的一员。

大学时走过的弯路

“呦,小语种,这个专业能干啥?”如果只是一个人这样说,还能回几句嘴。但是校医院医生、军训教官、其他院系的老师,甚至自己班上的同学都在这么问,我就开始心绪不宁,怀疑专业,进而怀疑自我,怀疑人生。

工作之后,我与好几位新认识的朋友谈起自己的硕士论文题目时,对方的眼神里都仿佛闪过了一抹同情的神色,仿佛是为我“未能如愿做学术,不幸落入凡尘间”的“遗憾”命运而叹惋。但他们并不知道,这条绕了个大远的弯路,其实从一开始便在我的计划之中。乍看上去,我得到的似乎是个“两边不靠”的结果,既没有在读研时多为自己的工作找几条门路,也没能在毕业后延续自己的理论研究成果。但是,我却得到了在埋首工作的日子里可能永远开拓不到的理论视野,以及在精神世界里可以回味良久的理性激荡。

例如比我高两届的师姐说,校园组织和活动与前程挂钩,近点儿的影响是“职位”和经历会给年终评选奖学金时加分,多多益善;而远点儿的影响则是毕业求职时,简历显得更光鲜亮丽;其他大学的朋友告诉我,她调研下来,在学生会的外联部、宣传部等部门工作过,说出去会“更有面子”,被同学们“高看一眼”;若是参加社团,要去能拉到校外赞助的,别选“清水衙门”。

如果我说大学最遗憾的事情是没有好好学习,也许有人觉得我矫情,是一种明贬暗褒的自夸,但事实的确如此。

果然如我所料,由于自己成了小负责人,又不愿意同上一届前辈那般敷衍。第二年,我感觉在这个社团里投入了较之前5倍的精力,与此同时,疲惫感日益加重,成就感稀薄。到了大二下学期,我偶尔不得不翘课处理社团事务,周旋于成员和负责老师之间。

这条负重爬行的路,终于在初夏的某一天,被专业课老师终结了。因为中午忙社团的工作,午后第一节专业课我迟到了。老师单独把我留下,认真分析了我一整年的在校状态。

最近,我妹妹开始准备考计算机二级。我假装不经意甩出这本证书,着实让她吃惊不已。她是学计算机的,考这个证是她的本分,对我,就只能算个爱好,还有炫耀了。顺便一提,我当时不但考了很多证,后来还转到了一个当时很热门的专业,彻底和过去作别。然而,就现在来看,当时坚持下来的同学,因为专业和“一带一路”的战略契合,就职业发展这方面,正做得风生水起。

从开开心心踏进大学校门,到心事重重地去上晚自习,短短一个月,我的心态发生了巨大变化,充满焦虑和怨念。

在人生的路上,有一条路每个人非走不可,那就是年轻时的弯路。不摔跟头,不碰壁,不碰个头破血流,怎么能炼出钢筋铁骨,怎能长大呢———

用一堆证书维系安全感 是另一种浮躁

大二结束时,在其他同学不理解的目光中,我放弃了触手可及的leader位子,回归无事一身轻的校园素人模式。不用“被迫营业”的日子,我扔掉了校内title,也拿回了自己能驾驭的时间与节奏:上课、读书、旅行、假期实习……等到毕业,工作offer基本符合期待与兴趣。

就这样,我念完了本科4年,又以不错的学分绩保研,然后工作至今。也许在旁人眼中,我是一个学识广博的人——虽然学得很不系统,但那些专业名词我都略知一二。曾经学过的几十门通识类课程,在如今这个工作岗位上居然都发挥了一定作用。可只有我知道,断章残篇,虽是华美,终不成文,我终是浅薄的。

复盘这场跌宕之旅,保研需要过的两大难关——本校保研名额的获取,外校研究生接收的offer,但我过于重视外部的保研筛选,而对于学院内部的保研规则研读不够。成绩并不是唯一影响因素,各种额外加分,学院现场面试都会影响大局。

范娜娜

老师说的话,最触动我的部分是——“收获的路径有很多条。对校园活动全情投入,的确等价着实践经验指数上升,但也意味着个人内存储量的消耗。而这两年读过的书走过的路想过的问题,真经得起往后日复一日无穷无尽的消磨吗?”

在我就读的研究所里,专攻符号学不是什么特立独行的事,与我方向一致的同学几乎占到六分之一,然而我却自有我的独一无二之处。大多数专攻这一领域的同学,都是希望在未来专研相关理论,申请博士走向学术道路,而我却是唯一一个在硕士期间“玩票”的人。为此,许多同学都将我看作十足的“奇葩”,就连导师也不免为我的职业前景操心。但我却从未把旁人的忧虑当作心中块垒,而是坚定地完成了论文,最终带着这份与工作几乎不相干的论文,愉快地走向自己早早选定的工作岗位。

我大学前半程的路,无论是起点、过程,还是所谓的“高光时刻”,似乎都不是主观意愿的选择,也未能提供精神层面的增量。那我这么久以来坚持支撑的日常,又真正得到了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