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一男童幼儿园内摔伤致十级伤残 园方被判赔8.8万

6岁女童小诺(化名)在幼儿园跳绳时不慎摔倒致十级伤残,幼儿园在垫付部分费用后拒绝再给钱。协商未果后,小诺的父母将幼儿园告上法庭。近日,房山法院判决幼儿园支付小诺10万余元赔偿。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魏丽娜

小诺的父母诉称,小诺是北京某幼儿园大班的学生。去年9月26日下午,幼儿园教师组织幼儿到操场上进行户外活动。小诺在跳绳时不慎摔倒受伤,经医院诊断,小诺肱骨髁上骨折。经司法鉴定,小诺骨折遗留右肘关节部分功能障碍情况,评定为十级伤残。

两岁半的多多在幼儿园跌倒受伤,造成右肱骨下端骨折,经鉴定为十级伤残。幼儿园方面认为,穿厚底鞋是多多摔倒的原因,并质疑家长单方所做的司法鉴定不符合程序。然而,幼儿园并没有提供事发教室的监控。

治疗期间,幼儿园部分垫付了小诺就医的相关费用和交通费等,但后期拒绝给钱。小诺父母诉请法院判决幼儿园赔偿11万余元。

广州中院日前对该案二审,审理认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承担责任,但能够证明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不承担责任。幼儿园虽表示多多是自行摔倒受伤,但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尽到教育、管理职责,故东某幼儿园应对多多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判令幼儿园赔偿包括1万元精神抚慰金在内的损失8.8万元。

幼儿园在庭上辩称,小诺受伤是意外事件,没有侵权人,且事发后幼儿园已经垫付了医疗费和交通费,学校尽到了教育和管理的责任义务,所以不同意小诺父母的诉讼请求。

案例一

法院经审理认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承担责任。小诺在参加幼儿园组织的户外跳绳活动时不慎摔倒致伤。幼儿园对其负有教育、管理和保护的责任,幼儿园并未提交充分证据证实其已尽到了相应义务,所以应该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最终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男童自己跌倒受伤 获赔8.8万

初中生体育课上摔骨折学校担责30%判赔2万

2015年5月25日,两岁半的多多在花都区东某幼儿园上学期间跌倒受伤,造成右肱骨下端骨折。2016年8月26日,经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多多为十级伤残、护理期60日。

京华时报讯(记者杨凤临)在体育课上练习引体向上时,13岁的初中生小磊(化名)不慎从单杠上摔下致左臂骨折。在与学校协商赔偿未果后,小磊的父母将学校诉至法院。近日,房山法院判决学校承担30%的责任,赔偿小磊经济损失21700余元。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东某幼儿园认为多多鉴定时间不合理,不构成伤残,申请重新鉴定,但未提供证据佐证,故法院不予采纳。东某幼儿园主张其尽到了教育、管理职责,但未提供证据佐证,故法院不予采纳。

去年9月的一天,初二学生小磊在体育课上按照老师的要求练习引体向上。其间,小磊不慎从单杠上摔下致胳膊受伤。经医院诊断,小磊肱骨外踝骨折,构成十级伤残。小磊在医院治疗了一周左右,花费近两万元。小磊的父母认为学校存在过失,在与学校协商赔偿未果后提起诉讼,要求学校赔偿7万余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承担责任,但能够证明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不承担责任。为此,东某幼儿园应对多多的伤害承担赔偿责任。一审法院判决东某幼儿园向多多赔偿88228.7元(包括伤残赔偿金69514元,精神损害赔偿10000元等)。

庭上,学校辩称事故发生是因为小磊自己不听从老师指挥所致,学校已经尽到了教育和管理职责,不同意赔偿。

焦点1:双方均承认孩子是自己不小心摔伤

澳门新葡亰网站靠谱,法院经审理认为,因学校未尽到充分的安全管理职责致小磊在训练中摔伤,学校应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学校虽申请证人出庭作证,以证明小磊未听从老师指挥导致摔伤,但因证人属于事件的参与者,故其证言不予采纳。小磊作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对引体向上的危险性和自身行为可能会造成的损害后果应具有一定的预见能力,亦应承担一定责任。最终法院作出上述判定。

东某幼儿园提起上诉,认为一审判决对多多的受伤过程不作任何审查和认定,在法庭调查阶段,直接就进入对多多损失部分审查。东某幼儿园提出要求当庭播放视频证据录像,以证实多多是在走路过程中自己跌倒受伤,并无其他小朋友推撞、追逐,一审法官并未准许。但一审法官在庭审中曾向多多的法定代理人询问是否确认多多自己跌倒受伤,多多的法定代理人已明确承认多多自己跌倒受伤。

关于多多受伤的原因,东某幼儿园提交了事发当天多多的照片,证实其穿着厚底鞋,并导致其走路时跌倒受伤。

二审法院审理查明,东某幼儿园表示多多是在放好椅子后回到活动室的过程中自己跌倒受伤,在场幼儿园老师发现后立即将多多送到保健室进行检查,并及时通知其父母,陪同他们带多多到医院治疗。最后,多多被诊断为右肱骨下端骨折。

焦点2:朋友圈里能游泳翻书 鉴定却是十级伤残?

幼儿园认为,一审中多多父母提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是多多的父母单方委托,而且多多的法定代理人在此过程中故意不让东某幼儿园与多多接触、不让东某幼儿园参与鉴定过程,多多所做的鉴定不客观、不真实。

二审期间,东某幼儿园表示课室内没有视频监控,并提交了新证据,多多的母亲李某微信朋友圈的截图和小视频,拟证明多多的受伤程度轻微,在进行评残前可以进行泼水、游泳等运动,评残后右手可以灵活地拿食物、翻书,可以进行放风筝、溜冰等剧烈运动,鉴定意见书的结论与多多的实际情况不相符,不应作为定案证据。

多多的母亲称:对方证据所显示的是一些日常活动,不能单凭朋友圈的几句话就能证明完全康复。另外,这也是其作为母亲的一种心理安慰。

2016年8月25日,多多的母亲李某委托广东华生司法鉴定中心对其伤残程度及护理期进行评定。鉴定结果显示,多多四肢六大关节内线形骨折,经外固定或保守治疗后,仍遗留关节功能障碍,评定多多右上肢损伤构成X级伤残、护理期为60日。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广东华生司法鉴定中心具有法医临床司法鉴定资质,评定程序合法、依据充分,予以确认。多多母亲在朋友圈发送的图片和小视频,不足以证明多多伤情未达到十级伤残。

案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