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机制才有长久之计

政府和家长对学前教育的分担比例多少比较适宜?据OECD2011年的统计数据,OECD国家家庭分担比例平均仅为18.7%,欧盟国家相应比例则低至12.9%。与我国相邻的国家当中,俄罗斯、日本和韩国的家庭分担比例分别为9.4%、37.8%和44.3%。按照OECD的数据,政府投入一般应占到学前教育成本的60%-70%,在有些发达国家占到80%以上。

“我们要坚持政府主导,建立公益普惠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那么,政府投入比例多大才能实现政府主导?这个钱投到什么地方去?在经费投入机制方面省级政府起什么作用?”北师大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袁连生连发三问。

中西部一些农村地区随父母外出的幼儿园适龄儿童占当地适龄儿童的30%,而东部一些地区外来儿童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本地儿童的数量,还有一些地区外来儿童的数量随着经济状况的改变而出现波动。此外,一些地区幼儿园教师的收入相对较低,现有的体制机制对解决教师有尊严的薪酬一直缺乏有效的推动作用,影响到了学前教育基本质量的保障。

前不久,《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对新时代学前教育改革发展作出了顶层设计和系统谋划。为贯彻落实好《若干意见》,北师大首都教育经济研究院、中国教育与社会发展研究院联合主办了此次会议,与会专家学者围绕财政体制、管理体制、办园体制如何优化展开了研讨。

建立平衡预警机制

为扩大学前教育资源供给,《若干意见》提出,大力发展公办园。鼓励支持街道、村集体、有实力的国有企事业单位,特别是普通高等学校举办公办园。鼓励社会力量办园。政府加大扶持力度,引导社会力量更多举办普惠性幼儿园。

《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中指出:“学前教育是终身学习的开端,是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重要的社会公益事业。”“办好学前教育,关系亿万儿童的健康成长,关系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关系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这是我国学前教育体制的基调。在这个基础上,确定各级政府对学前教育的责任,尤其是县的核心责任,以及政府各部门对学前教育的分管责任。这就是我国学前教育体制的总体架构。

袁连生进一步阐释说,国际上一个大趋势是OECD国家政府投入学前教育的比例在普遍提高,学前教育免费的国家在增多。我国强调政府主导,应该确定一个比例界限,还要明确是体现在主要投入到实现公益普惠办园方向上,还是体现在《若干意见》提出的到2020年全国公办园原则上达到50%这一办园比例上。此外,以县为主的管理体制下,区县的财政支出压力很大,应明确实行省级统筹,适当增加和上移省级支出责任。

学前教育体制的有效运行离不开机制的作用。机制是体制得以运行的动力,是体制健康运行的保障。在学前教育基本体制确定以后,必须下大力气建立机制,只有建立有效的机制,才能保证学前教育体制功能的实现。在二期行动计划中,提出了四项基本任务:扩大资源、调整结构、建立机制和提升质量,扩大资源、调整结构和提升质量都是学前教育体制应有的功能,如何使这些功能得以发挥,关键在于建立机制。那么,学前教育事业发展应该建立哪些基本的机制呢?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办园体制经历了从“部门办园与集体办园‘两条腿走路’”,到“以公办园为骨干和示范,以社会力量兴办幼儿园为主体,公办与民办、正规与非正规教育相结合”,再到“以政府为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的发展阶段,由此形成了公办园、公办性质园、民办园等不同类型的幼儿园。按照《民办教育促进法》相关规定,现有民办园将进行非营利性民办园或营利性民办园分类登记。

编者按:继续深化改革,破解体制机制障碍,是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重要任务。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关键是要解决体制问题,而体制的核心是确认学前教育在整个教育系统的地位问题,进而确定对学前教育有重大影响的各因素之间的关系。本系列报道主要探讨在学前教育投入、管理、评价等方面,应该建立怎样的体制机制。

“当我们把学前教育纳入对政府和主要官员的考核时,尤其是作为干部选拔任用的重要依据时,是不是可以产生更明显的标尺效应?”柳倩提出了自己的思考。

这些部门分工协作的出发点不是为教育部门服务,而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共同打造人民群众满意的学前教育,共同对人民群众负责,对人民政府负责。要形成真正的共同责任意识,不同的部门把握好分管的环节,努力做到不缺位、不推诿。离开了这个前提,很难有可持续发展的、有效的协作共管机制的产生。

办园体制:理顺管理关系明确类型概念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经过几年的努力,我国一些地区学前教育经费占整个教育经费的比例已经达到或超过6%,一期行动计划中,一些地方甚至超过了10%。确保政府投入的适当比例和学前教育经费占整个教育经费的比例,形成比例预警,是确保各级各类教育平衡发展的关键,一旦投入比例失衡,就必须尽快通过预警机制加以调整,确保学前教育的正常运行和健康发展。

“2010年以来,我国学前教育进入了快车道,目前入园难问题有效缓解。但从总体上看,学前教育仍是教育体系的短板,主要体现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政策保障体系不完善。面对制约学前教育发展的突出问题,‘深化改革规范发展’这八个字含义深刻。”日前,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学前教育深化改革与发展研讨会”上说。

建立协调问责机制

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经费投入实现大幅度增长,2017年总投入为3255亿元,比上年增长16.11%。但总体来说,经费投入现状可以用“三个比较低”来概括:一是投入水平比较低,二是财政性投入占比比较低,三是财政投入中中央财政占比比较低。此外,在投入机制方面,各级学前教育生均拨款制度还不够完善,省以下分担机制还不够明确,促进多元投入的机制还不够健全。

学前教育作为我国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人力资源强国战略的起始工程,对人的终身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国家对学前教育的重视和投入应该与对其他教育阶段的重视和投入达成平衡。这种平衡不是要完全均等,而是根据学前教育事业的现实状况,给予恰当的投入和持续,必要时可以优先发展,但不能忽视和无视,只有这样才能使学前教育真正得到可持续的发展。

会议最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教育与社会发展研究院副理事长庞丽娟教授,结合《若干意见》精神对与会者所讨论的学前教育管理体制、财政体制和办园体制进行小结性发言,强调了建立健全政策保障机制和学前教育立法的重要性。

完善与调控机制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管理专委会主任柳倩,考察了一个省的地方政府官员在学前教育发展这个板块的考核指标。她观察到两种考核指标,第一种是由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牵头的,考核对象是人民政府。第二种牵头部门加了一个省委组织部,并说明评价结果作为干部选拔任用的重要依据。结果显示,前者是部分达标,后者是全部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