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职业教育解决就业结构性矛盾

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 邬跃

2014年3月22日,教育部副部长鲁昕在中国发展高峰论坛上表示,“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是解决就业结构性矛盾的重要举措”。以下为演讲全文:

近日,教育部公告了2015年中职毕业生就业数据,515万名毕业生,就业率达96.30%,接近八成就业专业对口,超过80%签订了劳动合同、享有社会保障等。这一系列数据显示,中职毕业生在就业市场上比较抢手,就业岗位不愁。同时,就业质量悄然发生了变化,正在从“好就业”向“就好业”转变,实践着更高质量的就业。

 谢谢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邀请。今天论坛的主题非常重要,教育是发展之本,就业是民生之本,关系到千千万万家庭的福祉。今年是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第一年,是改革之年。当前教育领域正在进行的重大改革之一,就是加快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这对于促进就业和实现包容性增长都有重要意义。

据统计,近10年来中职毕业生就业率始终保持在95%以上,这一群体成为适龄青年中就业率最高的人群,有力地带动提升了全社会的整体就业水平;共计有6000多万名中职毕业生进入各行各业,成为产业大军的中坚力量,为我国现代化建设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技术技能人才和高素质劳动者,为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同时,对于个人来说,中职生群体多数来自农村和城市经济困难家庭,其家庭经济和社会地位偏低。他们通过接受职业教育学到了一技之长,获得了就业岗位,改变了个人的命运,帮助家庭摆脱了贫困,阻断了贫穷的代际传递。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将继续坚持实施就业优先战略和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将城镇新增就业1000万人以上,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
4.6%以内作为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稳增长是为了保就业,随着我国进入结构调整阵痛期、增长速度换挡期,经济增长由高速到中高速转变,建立教育-就业间
的积极促进关系尤为重要。

澳门新葡亰网站靠谱,因此,接受职业教育无论对于学生个人就业、家庭脱贫、行业成长,还是经济社会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和不可替代的作用。中职毕业生的素质直接关系到一线劳动大军的素质,关系到产品和服务的质量,关系社会民众生活的幸福指数,关系到我国在世界经济发展中的竞争力。但现实中,中等职业教育仍存在着“高就业率”与“低认可度”的巨大反差。一方面,社会上对中职毕业生需求旺盛,许多岗位需要具有职业技能的劳动者;另一方面,社会普遍存在轻视、鄙薄职业教育的现象,对职业教育不太认同,家长和学生不愿意选择职业教育,尤其是存在资源与政策弱势、突出短板的中等职业教育。对绝大多数中职学生来说,进入中职学校是无奈的选择,毕业生对自身就业岗位也不甚满意,无论是工作环境、薪资待遇、福利保障,还是职业发展等方面总是不尽如人意、低人一等。

首先,我从教育的角度,谈一谈新增劳动力的供给与需求的形势。

中职毕业生高就业率与低认可度的尴尬,是一个令人纠结的大难题。如何才能改变这一状况,让职业教育更具吸引力,得到社会更多的认可,解决之路在哪儿?实际上,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就业,为破解这一难题指明了方向。要提高全社会对中职毕业生的认可度,就要促进和提升其就业质量,让中职毕业生实现更高质量的就业,也能体面和有尊严地劳动、生活。

从供给看,近几年来,我们每年从中高等学校毕业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总量约在1700万人左右,其中700万左右是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700万左右是高等学
校毕业生,这其中高等职业教育与普通本科又各占一半。2014年我国普通高校毕业生规模将达到727万人,比上年增长28万人。我国教育事业的发展提高了
整个国家的劳动力素质,国民经济各个领域的发展都得到素质更高、数量充足的劳动力的支持,充沛的、低成本和相对高素质的劳动力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
快速发展最根本的支撑因素之一。

当前,应将这一理念付诸于实践并逐步推进。要通过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不断提高认识,正确定位职业教育,真正将其作为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不是普通教育的补充和点缀,进行公平合理的制度设计和资源配置;不断提高职业教育质量,让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更加契合岗位和用人的需求;不断改进人才评价标准办法,以贡献而非学历或资历论人才;不断改进薪酬工资制度,合理确定一线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不断完善就业和劳动保障制度,全面提高劳动者的保障水平;不断弘扬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的风尚,让一线劳动和劳动者得到应有的尊重。

但从需求看,当前新增劳动力就业的结构性矛盾仍然是十分突出的。其中最突出的矛盾,从短期来看,是高校毕业生就业难和技术技能人才供给不足的矛盾。
2013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初次就业率仅为77.4%,比2012年低了0.7个百分点。不少已就业的高校毕业生就业质量不高,稳定性差。有调查显示,在
2011
届大学毕业生中,有14%的大学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并且在本地区月收入处于最低的25%。同时,许多企业又难以在劳动力市场上找到生产服务一线的技术
技能人才。有关机构对全国100个城市人力资源市场供求变化状况的持续监测表明,技能劳动者和专业技术人员的供求缺口明显加大,2010-2012年年均
比率已超过2:1的水平。从中长期来看,就是产业加速转型升级与高级技术技能人才匮乏的矛盾。产业升级的过程就是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变的过程,因
而在实质上是劳动力结构高级化的过程,尤其是一线劳动力对先进技术的适应能力日益成为产业和企业升级的人力资源瓶颈。同时,社会建设和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
需要劳动者具备全新的知识、技术和技能结构。在上海、深圳等地调研表明,高技术企业一线劳动者中的90%已经需要本科层次的技术技能人才。最近蔡昉研究员
对中美在直接生产性行业中的大学毕业生就业比重作了个对比,农业,中国是0.6%,美国是24.6%;制造业中国是10.3%,美国是30.6%;交通
业,中国是10.8%,美国是27.1%;商贸业,中国是11%,美国是28.6%。从这个数据看,中国高等教育仍然存在着极大的发展需求,关键是培养什
么类型的人才进入到产业转型发展的进程中。从国际经验看,青年就业问题的核心是实体经济发展与职业教育体系相互间能否形成有力支撑。2008年国际金融危
机以来,青年失业率仍然保持在个位数的国家,基本都是国际竞争力排名靠前、实体经济发展强劲和职业教育体系完善的国家;青年失业率在两位数甚至
20%-30%以上的国家,基本都是实体经济竞争力弱和职业教育体系不完善的国家。实体经济和职业教育体系的高度相关性,使各国在应对金融危机挑战、重塑
实体经济竞争力、推进再工业化和迎接新工业革命的挑战中将职业教育的改革创新摆在关键位置。

唯有在这样的制度设计和环境氛围下,我们职业学校毕业生才会实现更高质量的就业,不仅能就业,还能就好业,使得其就业不只是获得一份工作,还获得一个能充分发挥其技能才干和获得尊重的职位,为他们搭建起了一个能尽展其才、人生出彩的舞台。通过这个舞台,体面而又有尊严地劳动,获得殷实的收入,并享有充分的社会保障和可持续发展的空间。

解决这一矛盾是中国教育改革最重要的战略切入点之一,关键是的举措是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进而推动整个教育结构的战略性调整。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作出
了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部署,明确提出要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地位,构建以就业为导向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这个体系的基本特征,
我认为主要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一是以就业为导向,特别是要服务好青年就业。近几年来,我国职业教育正是坚持以就业为导向,大胆改革创新,取得了巨大的发展成就。统计数据表明,高职毕业
生初次就业率仅低于“985”院校,高于“211”院校和其他本科院校,中职毕业生就业率多年保持在95%以上,这是职业教育最重要的一个贡献。

二是建立系统化的技术技能人才培养体系。职业教育的定位是培养生产服务一线的数以亿计的工程师、高级技工和高素质劳动者,职业教育的使命是支持国家完成工
业化、信息化和现代化的技术技能积累。按照这样的要求,要把职业教育作为一种人才培养的类型并且是主要的类型,建立系统化的人才培养制度,打破原来职业教
育“断头路、终结性”的格局,构建从中职、专科、本科到专业学位研究生各个层次的技术技能人才培养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