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副部长:破解“乡村弱”“城镇挤”教育难题

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要在“统筹”基础上给予农村更多倾斜。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并不意味着“均衡用力”,在统筹推进时要给予农村义务教育更多倾斜。《意见》提出,通过开展城乡对口帮扶和一体化办学、加强校长教师轮岗交流和乡村校长教师培训、利用信息技术共享优质资源、将优质高中招生分配指标向乡村初中倾斜等方式,补齐乡村教育短板。应当看到,提高农村教育质量的最大制约因素是师资,只有不断增强教师的满足感、成就感和归属感,才能让优秀乡村教师“留得住”。《意见》专门就改革乡村教师待遇保障机制提出,各地要实行乡村教师收入分配倾斜政策,落实并完善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和边远艰苦地区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要建立乡村教师荣誉制度,使广大乡村教师有更多的获得感。

二是乡村弱和城镇挤的难题逐步得到解决,即城乡学校布局更加合理,大班额基本消除,学校标准化建设取得显著进展,城乡师资配置基本均衡,乡村教师待遇稳步提高,岗位吸引力大幅增强,乡村教育质量明显提升。

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要基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大背景。当前我国已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正处于新型城镇化深入发展的关键时期,户籍制度改革、计划生育政策调整和人口流动,对城乡义务教育改革发展提出了新要求。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不能脱离这一经济社会发展大背景。

刘利民:归纳起来,有三个方面:一是四个统一一个全覆盖,即加快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学校建设标准统一、教师编制标准统一、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统一、基本装备配置标准统一,两免一补政策城乡全覆盖。

解决好因人口流动而带来的“随迁子女”和“留守儿童”教育问题,是顺应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必然要求。虽然相关工作的落实需要分别从城市和农村入手,但它既不是孤立的城市教育问题,也不是单一的农村教育问题,况且“随迁子女”和“留守儿童”本身还处于不断变换之中。基于统筹推进的视角,《意见》就改革随迁子女就学机制,加强留守儿童关爱保护提出了明确要求,如适应户籍制度改革要求,建立以居住证为主要依据的随迁子女入学政策,推动“两免一补”资金和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资金随学生流动可携带;建立家庭、政府、学校尽职尽责,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体系,促进农村留守儿童健康成长。

吾谷导读:刘利民表示,将采取十大举措,确保到2020年,基本消除城乡二元结构壁垒,实现义务教育与城镇化发展基本协调。要实现:四个统一一个全覆盖,即加快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学校建设标准统一、教师编制标准统一、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统一、基本装备配置标准统一,两免一补政策城乡全覆盖。要逐步解决乡村弱城镇挤的问题,把乡村教师队伍建设作为重点。

随着新型城镇化的深入发展,必然会带来城镇人口和乡村人口数量、结构的变化,城乡义务教育规模也势必面临调整,科学规划城乡义务教育规模至关重要。正如《意见》所指出的,一方面要同步建设城镇学校,要按照城镇化规划和常住人口规模编制城镇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规划,确保城镇学校建设用地和足够的学位供给。同时,各地要统筹“十三五”期间义务教育学校建设项目,按照国家规定班额标准,新建和改扩建校园校舍,重点解决城镇大班额问题,另一方面要努力办好乡村教育,合理布局学校,采取多种措施补齐乡村教育短板。

国务院印发《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教育部副部长刘利民12日接受记者采访,将采取十大举措,确保到2020年,基本消除城乡二元结构壁垒,实现义务教育…

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农村是“短板”,发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下的义务教育,农村义务教育是“短板”。由于我国城乡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城乡义务教育发展还有较大差距,而城乡办学的差别化政策,使得城乡义务教育差距还有进一步拉大趋势,这种状况亟须改变。《意见》的发布是一个重要契机,“一体化”是城乡义务教育发展大计。

二是促进生源的合理均衡,避免大量学生集中在少数热点学校,造成大班额问题。通过城乡一体化、实施学区化、集团化办学或学校联盟、均衡配置师资等方式,加大对薄弱学校和乡村学校的扶持力度,促进均衡发展,限制班额超标学校招生人数,合理分流学生。

国务院日前印发《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按照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加快缩小城乡教育差距,促进教育公平,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

同时,我们要合理核定义务教育学校的教职工编制,过去城乡教职工编制是不一样的,现在我们将县镇、农村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标准与城市标准相统一,小学是1:19,初中是1:13.5。其次,要统筹调配编制内的教师资源,着力解决乡村教师结构性的缺员问题。要进一步推动城乡教师交流,城镇学校和优质学校教师每学年到乡村学校交流轮岗的比例不低于符合交流条件教师总数的10%,其中骨干教师不低于交流轮岗教师总数的20%。

提高农村教育质量的最大制约因素是师资,只有不断增强教师的满足感、成就感和归属感,才能让优秀乡村教师“留得住”。

记者: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基础在农村,关键是农村。然而,当前我国乡村仍有一些学校办学条件较差,无法开齐、开足、开好课程,教育质量不尽如人意。那么,乡村教育的短板究竟该如何补?

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要实现城乡义务教育办学标准的统一。农村义务教育薄弱,与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建设、教师编制、经费和装备配置等方面的低标准存在一定关联,而低标准、低质量也似乎成了农村教育的“代名词”。如果城乡办学的差别化政策不作调整,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便无从谈起。为此,《意见》专门提出:要加快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学校建设标准统一、教师编制标准统一、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统一、基本装备配置标准统一和“两免一补”政策城乡全覆盖,到2020年,城乡二元结构壁垒基本消除,义务教育与城镇化发展基本协调。

澳门新葡亰网站靠谱,建立以居住证为主的随迁子女入学政策

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既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也是义务教育发展的必然选择,虽然推进过程不会一帆风顺,但改革发展方向不能动摇。

记者:随迁子女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一直备受关注,如何保障他们接受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

四是要求各省份制定消除大班额专项规划,建立消除大班额工作台账,对大班额学校实行销号管理,加快消除现有大班额,避免产生新的大班额问题。到2018年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到2020年基本消除56人以上大班额。

记者:《意见》在落实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背景下出台,此项改革发展的工作目标是什么?

城乡义务教育实现四个统一一个全覆盖

刘利民:《意见》提出了十项重大举措:一是同步建设城镇学校,扩大城镇学位供给;二是努力办好乡村教育,着力提升乡村教育质量;三是科学推进学校标准化建设,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四是实施消除大班额计划,基本消除城镇大班额;五是统筹城乡师资配置,着力解决乡村教师结构性缺员和城镇师资不足问题;六是改革乡村教师待遇保障机制,实行乡村教师收入分配倾斜政策;七是改革教育治理体系,提升义务教育学校品质;八是改革控辍保学机制,提高义务教育巩固水平;九是改革随迁子女就学机制,建立以居住证为主要依据的随迁子女入学政策;十是加强留守儿童关爱保护,促进他们健康成长。

对于随迁子女,要建立以居住证为主要依据的随迁子女入学政策,切实简化、优化随迁子女入学流程和证明要求,提供便民服务,依法保障随迁子女平等接受义务教育。公办和民办学校都不得向随迁子女收取有别于本地户籍学生的任何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