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代课代考族”调查:订单靠抢 代课30代考50_茂名网-茂名新闻网

有媒体调查发现,去年12月下旬临近期末考试以来,一些高校的“代课代考”QQ群开始活跃起来,“代课”“代考”者中,有职业“枪手”,也有兼职挣点钱的大学生,还有中间人从中介绍吃差价。

记者卧底代课代考QQ群调查截屏

期末替考是个别现象还是普遍存在,要下定论尚需更大范围的调查取证。但即使只存在于少数学校,也足以警示我们,考风折射的是学风,没有好的学风,学生赖以成长的好气候、好生态就无从谈起。杜绝替考现象,当是高校管理必须守住的底线。应对替考现象,高校应该不断提高管理和防范能力。

12月下旬以来,又临近一年期末考试。在一个1600余人的QQ大群中,每天数百条信息轮番轰炸。其中,大到考试、写论文,小到取快递、洗衣服,都能找人代替完成,群内不时有人下单,有人接单。这些代课、代考者中,有职业枪手,有兼职挣点钱的大学生,也有中间人从中介绍吃差价,还有团队组织者做生意

替考和被替考,当然都是严重违反校规校纪甚至法律的行为,也是作为成年人的大学生严重的失信行为,涉事双方都应受到严厉追究。但是,替考现象的产生,最直接的原因,还是我们一些学校的日常考试管理存在巨大漏洞。从媒体记者的体验式采访经历看,替考几乎一路绿灯,风险概率之低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以现有的技术条件和管理能力,只要学校能真正拿出严肃认真的态度,杜绝替考,并非是多么难的事情。

连续多日来,成都商报记者卧底多所高校代课代考QQ群,并成功替考,整个过程非常简单。接到记者反映的情况后,校方表示将展开调查,如果查到,严格处理。

这两年不少高校都对学生的日常学习和考试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强化了管理和惩戒措施,动真格的劝退那些荒废学业的学生,起到了为高校学风划红线的警戒作用。但替考现象在一些学校畅行无阻,至少说明考试管理方面还存在严重疏漏,以致在一些地方形成了黑色产业链。对考试作弊行为事前疏于防范,不能戒之在先,等出了问题或者被媒体关注了,再去严肃处理,表面上的严肃,难掩事实上的管理失责。

匿名举报

检索网络上的新闻资料,可以发现近些年来媒体报道过的大学生替考事例可谓屡见不鲜,且时间跨度大,不同地域不同层级的高校都有。为什么这种现象能长期存在,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呢?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考试管理和作弊防范不到位这一直接原因背后,还有一个学风的大问题,其要害就在于,高校的学风是以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这个核心点为导向,还是以其他功利的、短期的或随机性的目的为导向。令人遗憾的是,在不少高校里,教师靠给学生讲好课立身已经很难了,很多人在学生身上下的功夫,远远比不上在课题和论文上下的功夫大。当然,课题、论文和科研,也都关乎人才培养,但如果不能导向培养一流人才,就会在提高人才培养能力这个核心点上出现摇摆,最终使教育教学边缘化、功利化。一些学校对学生的日常学习和考试疏于管理,个别学校和教师甚至放松标准,故意“放水”,反映的正是少数学校和少数人,在立德树人这一高校立身之本大问题上的模糊认识。

多所高校存在代课代考群

在高等教育大众化的今天,人们对高等教育价值以及高等教育和社会之间关系的认识等,都在发生着新的变化,我们固然不能用精英化时代的标准衡量今天的学生,但大众化也决不意味着以降低培养标准为代价。替考,无论在精英教育阶段还是今天的大众化阶段,以及未来的普及化阶段,都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行为。对替考涉事学生,必须给以严厉惩戒,但更要有日常的教育和引导。

12月21日晚上8点多,在读女大学生小汪向成都商报反映,他们学生之间流行着一些群,群里可以帮人代考、代课,甚至代干学生所有事务。听说群主是大四学生,目前已经形成了产业链,一手交易一手付款。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强调:“好校风、好学风来自师生共同努力,而其基础在于学校办学方向和治理水平。”很多问题反映在学生身上,但根子还在学校和教育工作者身上,这句话值得每个教育工作者深思。

根据提示,成都商报记者通过添加QQ群的方式,搜索代课关键词,结果跳出近200多个四川地区的相关高校QQ群,有的学校甚至有两三个代课代考群,每个群的人数少则200人,多则上千人。记者以学生身份进入其中4个活跃的千人大群,发现这些群名往往标注代课、兼职等字样,而部分群公告更是赤裸裸地介绍:代课、代拿快递、代洗衣服、代建游戏,能代的都代。官方价:30元一节。记者通过连日的统计发现,各大QQ群每日所发布的代课、代考、代写论文等信息,最多达80余条。

临近期末,代考需求有增无减。25日晚上8点,某QQ群发出一则消息:明天下午第一节,代考新闻学,开卷,需女生。记者通过QQ与其取得了联系:

代考多少钱? 50元。

需要学生证吗?应该不要,不过要藏一点。

什么叫藏一点?就是戴个口罩,别暴露在老师眼皮子底下,埋头放肆写,坐中间,不抬头。

还有什么要求?考试是开卷,但不能过去玩,要认真写完,都能过。

然而,短短一两分钟内,当记者还在咨询考试相关信息时,对方便称已有人接单了。

澳门新葡亰网站靠谱,记者调查

订单靠抢 不乏介绍人吃差价

据记者观察,所谓枪手大致分为两类,一种是临时枪手,即有空闲时间临时去帮忙,赚一点零花钱。另一种是职业枪手,以赚钱为目的,这种枪手背后,往往还有介绍人,一名知情学生透露:介绍人在中间赚钱,比如找了我同学代课,只给30元,他自己跟别人说40元或50元。

记者发现,发布一则简单的代课需求,往往1分钟不到就有人在群里回复已找到人;发布一则公选课的代考消息,几分钟内便有着落;而发布一则较有难度的专业课闭卷考试,或是一篇专业性较强的课程论文,半小时就能找到人选,当年这些价格也不菲。记者了解到,一篇重复率20%,标明急需的课程论文,开价可达1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