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就《教育部等八部门关于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的通知》答记者问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学生近视问题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切实加强新时代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8月30日,经国务院同意,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体育总局、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提出了新时代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阶段性目标,明确了家庭、学校、医疗卫生机构、学生、政府有关部门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职责、任务和要求,明确把《实施方案》作为本届政府任期内直至2030年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和视力健康管理的重要政策依据。

8月29日,教育部相关司局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已于8月21日结束。在为期20天的意见征求期间,社会各界提出300多条意见,其中不少意见已被采纳,如公众因网游对学生视力影响较大,提出对网游增加限制;公众提出对未经医学循证的防近视产品或广告进行管理。

出台《实施方案》的背景是什么?总体考虑和阶段性目标是什么?经过哪些研制过程?如何建立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考核评议制度?如何贯彻落实好《实施方案》?就这些问题,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除了公众意见,这位负责人表示,教育部还征求并认真采纳了31个中央和国家机关相关部门意见。《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近期将正式印发实施。

问:出台《实施方案》的背景是什么?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2015年公布的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结果显示,我国各阶段学生近视率持续上升,7~12岁小学生、13~15岁初中生、16~18岁高中生视力不良率分别为45.71%、74.36%、83.28%,比2010年分别上升了4.57、6.79、3.87个百分点;视力不良低龄化现象明显,7岁男孩、女孩视力不良率分别为28.95%、32.15%,比2010年分别增长了0.81、0.46个百分点。

答:当前,全球近视人口比例快速增加,已成为不容忽视的公共卫生问题。2016年美国《眼科》杂志发文称,2000年全世界约14.06亿人近视,占世界人口22.9%,预计到2050年将增至47.58亿,占世界人口49.8%,50年间将增长约2倍,其中10—25岁亚洲近视人口增长最快。美国青少年近视率约25%,英国小学毕业生近视率低于10%,德国青少年近视率在15%以下。日本2012年至2017年小学生近视率由30.7%上升至32.5%,初中生由54.8%上升至56.3%。

近视非小事。视力不良不仅导致个体劳动能力减弱和生命质量下降,严重影响经济生产和社会活动,也给国家战略安全带来了极大隐患。近年来,虽然各地、各部门不断探索加强和创新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和视力健康管理体制机制,但青少年视力不良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形势依然严峻。

近年来,由于中小学生课内外负担加重,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普及,用眼过度、用眼不卫生、缺乏体育锻炼和户外活动,社会上对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和视力健康管理认识不足,公众视觉健康知识匮乏和视觉健康领域政策保障薄弱,各部门协同配合不够等因素,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问题越发严重,近视率居高不下、不断攀升且呈现低龄化、重度化、发展快、程度深的趋势。2014年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结果显示,我国各学段学生近视率持续上升,7―12岁小学生、13―15岁初中生、16―18岁高中生视力不良率分别为45.71%、74.36%、83.28%;视力不良低龄化现象明显,7岁男生、女生视力不良率分别为28.95%、32.15%。2018年6月,国家卫生健康委通报,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率已居世界第一。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根据国务院办公厅要求,今年6月,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共同起草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近期,教育部多次邀请国内部分专家、北京市区两级教育行政部门、各教育阶段学校卫生与健康教育工作一线负责同志和中小学校长等,专题研究、深入分析近些年来儿童青少年防近工作相关措施实施效果不好的原因和症结。

北京大学发布的《国民视觉健康报告》指出,假如没有有效的政策干预,到2020年,我国近视患病人口有可能高达7亿人,患有高度近视的人口将达到5000万左右。近视率的升高对国家发展带来诸多不利影响。青少年高近视率将对视力要求较高的军事、航天、精密制造业等行业带来一定负面影响,直接威胁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甚至国家安全。此外,视力缺陷将对国家和个人带来巨大经济负担。调查显示,中国有3.2亿视力有缺陷的劳动力,每年将导致5600亿元经济损失,高于北美和欧洲。近视作为疾病状态,其发生和危害不可逆转,轻则影响正常生活,重则引起视觉疾病,如严重近视导致的近视性黄斑病变、视力障碍、白内障、视网膜脱落等。高度近视也是视力致盲的第一病因。多项研究证实高度近视存在一定遗传倾向,对我国出生人口质量将带来一定负面影响,不仅危害当代人口素质,还殃及子孙后代。近年来,虽然各地区、各部门不断探索加强和创新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和视力健康管理体制机制,但青少年视力不良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形势依然严峻。

这位负责人说,导致我国学生近视率不断上升且视力不良低龄化的深层次原因主要有五方面:一是学生课内外学业负担重,这与“超纲”“超前”教学、校外培训机构的无序发展等不无关系;二是电子产品的普及,特别是智能手机的普及,加重了学生的用眼负担;三是用眼过度;四是用眼不卫生;五是学生体育锻炼和户外活动不足。“《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就是要结合深化教育改革,从切实减轻学生课内课外学业负担、加强体育锻炼和户外运动、科学有效矫治等方面有针对性地提出工作措施”。

近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作出重要指示指出,我国学生近视呈现高发、低龄化趋势,严重影响孩子们的身心健康,这是一个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问题,必须高度重视,不能任其发展。有关方面要结合深化教育改革,拿出有效的综合防治方案,并督促各地区、各有关部门抓好落实。全社会都要行动起来,共同呵护好孩子的眼睛,让他们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这位负责人说,此次意见稿的一大亮点,是由国务院办公厅牵头,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体育总局、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广播电视总局等8个部门联合制定,并明确了各个部门的职责,建立了教育、卫生健康等部门协同推进青少年近视眼防控工作体制机制。

我国青少年视力健康一直牵动着习近平总书记的心。此前,习近平总书记已就相关工作作出重要指示。近日,在看到有关报刊刊载的《中国学生近视高发亟待干预》一文后,习近平总书记又作出上述指示,为这项工作进一步指明了方向。这些都充分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对广大儿童青少年深沉的关爱。

近视防控需要全社会行动,对于非学龄阶段儿童的近视防控工作,家庭的参与至关重要。这位负责人介绍,意见稿把家庭的作用放在首位,并提出,家长应当了解科学用眼护眼知识,以身作则,带动和帮助孩子养成良好用眼习惯,使其每天接触自然光的时间达60分钟以上,有意识地控制孩子特别是学龄前儿童使用电子产品,单次不宜超过15分钟,每天累计不宜超过1小时等。

李克强总理十分关心少年儿童健康成长,多次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儿童事业发展问题,多次对儿童青少年教育等问题作出批示。孙春兰副总理多次对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工作作出部署。全社会也非常关注儿童青少年近视问题。

意见稿还提出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指标,严禁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单纯以学生考试成绩和学校升学率考核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意见稿将视力健康纳入素质教育,将儿童青少年身心健康、课业负担等纳入国家义务教育质量监测评估体系,对儿童青少年体质健康水平连续3年下降的地方政府和学校依法依规予以问责。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和李克强总理、孙春兰副总理批示和要求,回应全社会的期盼,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体育总局、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八部门在向相关部门和社会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研制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

同时,意见稿提出建立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评议考核制度。这位负责人介绍,评议考核办法由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体育总局制订,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教育部核实各地2018年儿童青少年近视率的基础上,从2019年起,每年开展各省人民政府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评议考核,结果向社会公布。

问:当前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面临的突出矛盾和问题是什么?

这位负责人说,教育部将根据国务院办公厅的部署来制定更为具体的考核和评定制度细则,从明年开始实施。

答:从社会层面看,全社会对儿童青少年视力不良存

在“重治轻防”的错误认识,儿童青少年普遍缺乏自主的视力健康行为和及早控制视力不良的健康管理意识,部分学校、教师和家长缺乏近视防治和视力健康基本知识。

从部门协作层面看,不同程度存在部门职责落实与衔接困难,尚未形成有效的联防联控机制。0—6岁儿童近视防控和视力健康管理网络体系尚未建立,视力筛查、预防保健和科学矫治等医疗服务体系不健全,验光配镜行业监管力度不够。儿童出生后的早期视力健康管理工作未能和学校视力筛查有效衔接,部分儿童学龄前已经近视,儿童青少年视力低下急需关口前移。落实教育、卫生健康、市场监管等部门各自职责,从健康教育、全覆盖筛查、跟踪评价、科学矫治等方面综合施策,共同维护儿童青少年全生命周期视力健康。

从教育层面看,近年来,很多家长存在“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等各种焦虑,学龄前儿童过早接受“小学化”教育,存在重智育、轻体育的现象,学生参加校外学科教育培训班比例增大,儿童青少年近距离学习时间过长、学习强度和频率过大,加之日常用眼习惯不良,导致近视早发、高发。

从个体层面看,随着社会环境和生活方式的发展变化,儿童青少年室内生活和学习时间增加,体育锻炼和户外活动不足,学生可利用的体育场馆和设施不足。长时间使用电子产品、经常熬夜等不健康生活方式,导致用眼强度增大,造成视力低下。

建立儿童青少年视力健康政策和制度体系,给儿童青少年一双明亮的眼睛,是全社会共同的期盼和呼声。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仅靠儿童青少年的自觉自律远远不够。当务之急是全社会要群策群力,拿出有效的综合防治方案和措施,明确学校、家庭、政府等各方面责任,形成多方合力。

问:制定《实施方案》的总体考虑和阶段性目标是什么?

答:制定《实施方案》的总体考虑是,通过审慎研究,以超常规思路和理念提出具体管用措施,强化各方责任落实和防控指标约束,在全社会形成高度重视近视、积极支持和参与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治的良好环境和氛围,以超常规举措、真抓实干的作风有力扭转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高发且逐年上升的势头,提升我国儿童青少年体质健康整体水平,促进健康中国建设。

《实施方案》分两个阶段明确提出了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阶段性目标。一是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近视高发省份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二是到2030年,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新发近视率明显下降,儿童青少年视力健康整体水平显著提升,6岁儿童近视率控制在3%左右,小学生近视率下降到38%以下,初中生近视率下降到60%以下,高中阶段学生近视率下降到70%以下,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达标优秀率达25%以上。

问:《实施方案》提出的阶段性目标有何依据?能否实现?

答:《实施方案》提出的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阶段性目标,是在深入研究我国自1985年以来持续30多年开展的全国学生体质健康监测与调研报告中儿童青少年近视相关数据、发展趋势和规律的基础上,由数十名专家经过深入研究和论证,总结黑龙江省、湖北省武汉市、江苏省扬州市、北京市密云区等十多个地方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做法、经验和成效,经过科学测算和征求相关部门意见研究提出的。具体工作实践中,黑龙江省通过构建“宣传、调研、指导、监测、矫治一体化”的防控青少年学生近视体制,全省学生近视状况有所改善,据2017年对全省300所监测点校的监测结果显示,全省中小学生平均视力不良率从2015年的52%下降到2017年的50%。江苏省教育厅完善与体育、卫生、食药监、红十字会等部门协同机制,2017年大学生近视改善较为明显,男女生近视率分别下降2.0%和2.4%。武汉市成立市政府分管副市长牵头,市政府办公厅、教育、卫生、财政、质监等十多个部门参与的学生近视防控和视力健康管理指导委员会,合力推进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取得明显成效。据武汉市92所重点监测学校监测数据显示,学生视力低下率从2014年的50.83%下降至2017年的45.45%。江苏省扬州市实施“青少年茁壮成长工程”,强化市委、市政府对防控儿童青少年的顶层设计,市委、市政府2017、2018连续两年将实施该工程列入1号文件。扬州市教育局随机抽测结果显示,实施“青少年茁壮成长工程”两年后该市男女生近视率下降3.96%和4.07%。北京市密云区成立学生近视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将具体责任落实到部门、落实到人,确保人人重视、齐抓共管,该区中小学生近视率得到有效遏制,从2013年的51.83%下降至2017年的49.38%。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通过部门联动强化防控措施落实,2015年至2017年该区小学生视力不良率从50.6%降低到48.2%,中学生视力不良率从66.3%下降至63.6%。实现《实施方案》提出的防控近视目标需要有“跳起来摘苹果”的意识和思维,切实推动全社会行动起来,切实强化政府责任,严格落实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评议考核制度,经过家庭、学校、医疗卫生机构、学生、相关政府部门和全社会的共同持续努力,这样的阶段性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问:《实施方案》的研制经过了哪些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