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社科网

谁能做教师?目前,我国已建立教师资格考试制度和5年一次的定期注册制度,打破了教师资格终身制,完善了教师退出机制,为教师任用走上科学化、规范化和法治化轨道提供了重要保证。

教师教育改革不断深化。严控师范院校改制、摘帽,师范院校稳定在180所左右,其他参与教师教育的院校稳定在380所左右,教师教育专业点保持在5000个左右。高校、地方政府、中小学相结合的协同育人新机制普遍建立。

百姓一方面盼望自己的孩子能遇到好老师,但另一方面,教师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仍然不高。

教师国培体系建立健全。2012—2018年,中央财政累计投入教师“国培计划”专项经费超过137亿元,培训各级各类教师超过1200万人次,有力带动了各地5年一周期360学时的教师全员培训。

推动落实连片特困地区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加快建设边远艰苦地区乡村学校教师周转宿舍、推动统一城乡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标准、推动城镇优秀校长教师向乡村学校流动……从中央到地方,从顶层设计到一揽子方案再到各级各类实施细则,支持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成为重点和亮点,规格之高,力度之大,为历年来所罕见。

深化教师职称制度改革。在中小学设立正高级职称,2016—2018年评审为中小学正高级职称者达9000人。同时,深化高等教育“放管服”改革,全面下放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

2013年开始,国家实施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中央财政已累计划拨127.5亿元,惠及8万所学校130万名教师,最高人均月补助标准达到2000元。“国培计划”每年培训乡村教师超过100万人次,到2020年将实现对中西部乡村教师整体轮训。

教师队伍建设取得的重大成就和面临的问题

今年出台的《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中,关于教师工资的最新表述修改为“健全中小学教师工资长效联动机制,核定绩效工资总量时统筹考虑当地公务员实际收入水平”。从工资水平到实际收入水平,这就是改革的进度。

推进教师编制配备改革。国家统一了城乡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标准,实施生师比与班师比相结合的教师配备标准,倾斜支持小规模学校和教学点。推进“县管校聘”改革,通过定期交流、学区一体化管理、教师走教等方式,引导优秀校长教师向乡村和薄弱学校流动。

当历史的车轮走到2018年,当中国人民踏上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征程,“教师”这个职业的重要性再一次得到确认。

围绕效能优化,推进教师管理改革。优化管理效能是增强教师队伍发展活力的关键。新时代,要全面实施教师资格制度,构建教师队伍建设标准体系,稳步推进教师职称制度改革,打通教师职业上升通道。推进县域内校长和教师交流轮岗,使教师由“学校人”变为“系统人”,促进师资均衡配置。健全聘用引进、考核评价、激励约束等管理制度机制,吸引优秀人才从教,探索优胜劣汰机制。

突破从提高教师待遇开始。数据显示,1978年,我国中小学教师的人均年收入只有599元。2017年,公办中小学在岗人员平均工资达到8.2万元左右,和2012年相比,整个教育行业工资收入增幅达74%。

在看到我国教师队伍建设取得重大成就的同时,也要深刻认识教师队伍建设面临的问题。当前,教育工作面临的外部环境和内在需求都发生了深刻变化,受城镇化进程、全面二孩政策、高考改革等因素影响,教师队伍在数量和质量等方面存在的矛盾愈发突出。比如,教师队伍配置在区域、校际还不平衡;教师培养还不充分、不完善;一些地方对教师关心不够,重硬件轻软件、重外延轻内涵的现象比较突出。我们既要看到成绩,也要正视问题,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努力建设一支宏大的高素质专业化教师队伍。

站在民族复兴新征程的入口,历史的回响更加浑厚凝重。尊师重教,这一历经中华文明几千年锤炼的精髓,在最近40年中再获新生。

师德师风建设不断完善。2012年,教育部分别制定加强中小学教师和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文件,构建了覆盖大中小学教师的师德建设制度体系。2018年制定高校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中小学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幼儿园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分类提出教师职业行为倡导标准和禁行底线。

在我国,既有北上广深这样的改革发展前沿之地,又有众多老少边穷的贫困地区。如何让改革成果惠及全体人民?如何助力贫困地区实现小康?

全国教育大会对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作出了系统部署。在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的进程中,我们要牢牢抓好教师队伍建设这一基础性工作,使教育改革发展更有活力,让教育现代化动能更加强劲。当前,尤其要抓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40年来,国家关于教师的政策,着重从制度和顶层机制入手,解决现实中存在的矛盾和问题,焕发出教师队伍的生机活力。

全方位推进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

如果说,一个人的选择是特例、是偶然,那么贯穿40年一代又一代教师楷模的一致选择,便是一种深深铭刻在这支队伍中的精神使然。今天,这支涵盖了学前教育、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成人教育,包含两院院士、长江学者、双师型教师等学科齐全、类型丰富、结构日趋合理的教育大军,活跃在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培养的各个岗位上。

今天的学生是未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主力军,广大教师是打造这支中华民族“梦之队”的筑梦人。我国现有各级各类专任教师近1627万人,分布在51万多所学校和幼儿园,为2.7亿在校生传道授业,支撑起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教育体系。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对广大教师无比关心、对教师队伍建设工作高度重视,每年教师节都通过到学校视察、看望慰问教师、致祝贺信等方式,对全国教师表示亲切问候,就教师工作作出重要指示,特别是亲自推动出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教师队伍建设提档升级、提质增效,取得重大成就。

谁来做教师?经过40年的努力,我国教师教育实现了从中师、大专和本科“旧三级”向专科、本科和研究生“新三级”转变,开放灵活的现代教师教育体系逐渐形成。2017年全国共有187所本专科层次的师范院校和383所举办教师教育的非师范院校,142家教育硕士培养单位和15家教育博士培养单位,市县教师发展机构达2400多所。

提高教师地位,营造尊师重教风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尊师重道的思想是厚植尊师文化的源泉,良好家风中尊敬师长的礼教是尊师精神内化养成的土壤,醇厚校风中敬爱老师的规训是尊师行为固化的结晶,社会氛围中感念师恩的行动是礼敬教师的感召。要加强尊师宣传,明确教师的权利和义务,避免“校闹”。要共同唱响尊师风尚主旋律、弘扬正能量,提高教师政治地位、社会地位、职业地位,使教师安心从教、热心从教、舒心从教、静心从教。

这一切的努力,始终朝向一个目标,让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让优秀的人能够因此而成为教师。

按照教育现代化总体目标要求,到2022年,教师培养质量有较大提高,教师培训效果明显增强,教育管理体制机制基本理顺,教师职业吸引力明显增强。到2035年,教师综合素质、专业化水平和创新能力大幅提升,培养造就数以百万计的骨干教师、数以十万计的卓越教师、数以万计的教育家型教师。我们要坚持问题导向,针对存在的问题深入开展研究,优化政策设计,推动基层探索,将国家政策化为操作方法,采取务实管用举措破解制约教师队伍建设的瓶颈问题。

在生死安危面前,他们的选择是学生。以血肉之躯为学生挡开车辆的冲撞,黑龙江教师张丽莉做到了,河南教师李芳做到了,甘肃教师杨雪也做到了。

加强党的领导,保证教师队伍建设正确方向。把党的领导贯彻到教师工作各方面、各环节,教育引导广大教师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树立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切实将广大教师的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决策部署和全国教育大会精神上来,担负起新时代教师的神圣使命。

澳门新葡亰app怎么样,针对乡村地区教师数量缺口严重的问题,2007年国家实施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师范生免费教育,目前已为中小学补充了近7万名高素质教师,其中90%到中西部中小学任教。28个省份实施乡村教师公费定向培养,每年培养4万多名高校毕业生到乡村中小学任教。

突出第一标准,推进师德师风建设。师德师风是评价教师队伍素质的第一标准。广大教师要贯彻落实习近平同志的要求,像春蚕吐丝那样竭心力,像蜡炬成灰那样发光热,像和风细雨那样润心田,像孺子牛那样做人梯。新时代,要更加突出师德师风建设,着力健全长效机制,实施师德师风建设工程,全面强化师德教育,加快建设师德全员养成体系。

改革开放40年来,伴随我国各级各类教育的不断发展,教师队伍规模不断扩大,全国专任教师人数从1978年的899万人增加到2017年的1622.6万人。我国普通小学、初中和高中专任教师学历合格率分别从47.1%、9.8%、45.9%提高到99.96%、99.8%、98.2%,分别提高了52.86个百分点、90个百分点、52.3个百分点。

教育是国之大计、党之大计,教师是立教之本、兴教之源。习近平同志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科学回答了事关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就教师队伍建设作出战略部署,对尊师重教提出更高要求,为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提供了根本遵循。深刻认识当前我国教师队伍建设状况、加强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是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提升学校品质、深化教育改革的必然要求,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体系的重要内容,也是加快实现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的根本保障。

毋庸置疑,教师是火种,教育是源泉。但是历史的欠账与现实的冲击,一度令乡村教师这个特殊群体独木难支。城乡教师资源配置的结构性矛盾突出、二元化特征明显,乡村教师补充难、结构不尽合理、补充质量不高的问题长期困扰着乡村教师队伍建设。

内容提要:教师是立教之本、兴教之源。我国现有各级各类专任教师近1627万人,建设教育强国必须坚持把教师队伍建设作为基础工作。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教师队伍建设提档升级、提质增效,取得重大成就。但也要看到,当前教育工作面临的外部环境和内在需求都发生了深刻变化,受城镇化进程、全面二孩政策、高考改革等因素影响,教师队伍在数量和质量等方面存在的矛盾愈发突出。新时代,我们要以党的全面领导为根本保证,以师德师风为第一标准,以培养培训为重要环节,以高效管理服务为关键支撑,统筹推进教师队伍建设。

实践证明,他们做到了。

适应发展需求,推进教师教育振兴。教师教育是教师队伍建设的工作母机。新时代,要统筹实施《教师教育振兴行动计划(2018—2022年)》,坚持师范院校的师范主业不动摇,加大对师范院校支持力度,鼓励有基础的综合性大学举办教师教育,分类推进教师培养模式改革,不断提升教师培养质量,持续为教育发展供给优秀师资。强化教师发展中心和教师培训者队伍建设,建立教师全员发展支持服务体系,改革实施“国培计划”,大力开展混合式研修,组织高质量培训,促进教师终身学习。

的确,在社会发展的进程中,教师所承担的比常人更多。一方面,他们自身要克服社会快速发展带来的种种不适,始终展现最好的一面;另一方面,他们也消化着社会转型期带来的种种焦虑,抵御着市场化大潮裹挟下的种种诱惑,尽可能地给未来一代创造良好的成长环境。

教师整体素质结构得到优化。据2017年统计,教师学历层次得到提升,有93.7%的小学教师取得专科以上学历,82.5%的初中教师取得本科以上学历;年龄结构日趋优化,普通高校、中小学教师中45岁以下的分别占69.8%和70.5%;师生结构比例趋于合理,与2012年相比,小学生师比降低了0.59个百分点,初中生师比降低了1.18个百分点,高中生师比降低了1.82个百分点。

2015年6月,国办印发《乡村教师支持计划》,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出台的第一部专门指向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政策文件,从师德荣誉、补充交流、职称编制,到工资待遇、培养培训、管理改革,对乡村教师给予全方位支持。

拿出真招实招,保障教师待遇权益。根据教师法、义务教育法的规定和中央相关文件要求,建立联动机制,确保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收入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科学调整教育支出结构,教育投入更多向教师倾斜,确保国家各项惠师强师政策落地见效。对300万乡村教师要高看一眼、厚爱三分,加大倾斜支持力度,改善其工作和生活条件。积极探索建立教师公共服务社会支持体系,完善教师从教保障激励机制。

中国拥有着世界最大规模的教师队伍。如何建设好、调动好这支队伍,事关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全局。

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明显加强。通过实施“特岗计划”,2012—2018年中央财政支持中西部省份共招聘51万名特岗教师,持续为乡村教育输入“新鲜血液”,优化了乡村教师队伍结构。2013年教育部启动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到2018年已经安排专项经费153亿元,覆盖725个贫困县,惠及130多万名乡村教师。

在河南省郸城县,相同职称、年限、学历的教师,乡村教师比县城教师最高每月多得685元。同时,全县建设并配套完善了859套教师周转房。“来了,就不走了,我已经爱上这所学校和这里的孩子了。”郸城县徐楼小学的首批特岗教师丁方慧深情地说。

这些历史中沉淀下来的絮絮私语,带我们回到上世纪80年代,那是一个蒸蒸日上却又捉襟见肘的中国:

“你在学校好好干,将来我托人让你当售货员。”

以改革精神破解教师之难

从2008年开始,甘肃省天水市每年拿出100个小学高级教师的专项指标,用于解决女性年龄在50岁以上、教龄25年以上,男性在55岁以上、教龄30年以上的边远山区一线老教师的职称,并且免去说课环节直接晋升。

提高劳动者的素质,把人口负担转变为人力资源,发展教育迫在眉睫,但现实是,历经浩劫的学校没有多少合格教师可用。

一直追踪研究“特岗计划”的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郑新蓉认为,中央财政对农村教师的直接支持,有效缓解了农村教师资源的短缺,促进了地方政府对师资问题的重视。

在功名利禄面前,他们的选择是国家。放弃国外优越条件投身祖国科技前沿的吉林大学教师黄大年做到了,为寻找种子常年奔波于高原的复旦大学教师钟扬做到了,扎根太行山区带领农民脱贫的河北农业大学教师李保国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