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要沉下去、接地气

这一回,“国培计划”挑出来培养的目标,是中国教育与人才培养体系基础层的那一批“殿军”——乡村教师。这个变化,当真值得大声叫好!

20人的小教室分为两部分,一、二年级各据一半;同一块黑板也一分为二,一半是一年级的两位数减法板书,一半则正给二年级验算3位数减法。

曾在西部地区走访过许多所乡村学校,对那些寂寞而清贫地坚守在乡村、为农家子弟启蒙、为传统乡村延续文化火种的乡村教师们,怀着由衷敬意,也心存几分隐忧。一位乡村教师几次发来短信,时不时会冒出刺眼的错别字。另一位在教学点教书的老师说,因为是一人一校,他经常不能去参加中心校的备课、进修,只能想办法收集其他老师的教案或示范课内容,自己琢磨怎么教得更好……

操一口浓重的乡音,乡村教师康英一边写板书,一边在讲台上不停踱步,扯着嗓门引导学生听讲;教室里二年级学生盯着黑板,顺着康英大声应和着,一年级学生有的低着头做作业,有的则默默地看着黑板。

平心而论,这些年来,乡村学校硬件和教师待遇都已有了明显改善,但在教师队伍素质的培养与提高、适应新时代的教育教学改革探索方面,变化与成果远不够明显。发达省份义务教育均衡化发展纷纷率先达标,并树立起优质均衡的更高目标;一些地方的教育变革成果还引起其他国家的瞩目与学习。在这样的时代环境中,如果不能抓住问题的根本,那么东部与西部、城市与乡村的教育水平的落差,很可能会加大。因为你在进步,但别人进步得更快。

这是记者近日在甘肃省临洮县乡村学校复式班课堂上看到的场景。在临洮县乡村学校,像这样一个班有两个年级的复式班比比皆是。

将乡村教师培训列为“国家级计划”,确是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只是,如何让改革沉下去、接地气,宏大的计划如何细化到让每一个人都受益,是很值得探索和研究的课题。看这一次公布的调整与改革办法,有不少是切中要害,亦有所针对的。比如“置换脱产研修”,让乡村名师培训乡村教师;比如培训团队中一线优秀教师教研员不少于60%,培训课程中实践性课程不少于50%,切实改进乡村教师的教育教学行为……

“小时候念书就是复式教学,现在要做的是让复式教学的课堂有变化、提质量。”临洮县教育体育局副局长董世录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更重要的是,进行大幅度改革,就应该更好利用社会资源,适度引入竞争机制,让专业的人来做好专业的事,破除画地为牢的行政壁垒。不然,不仅要付出更高的成本,只怕效果也会参差不齐。教育的效果,不会立马兑现,也许要延迟到10年之后,待新一代农村学生成长起来,才能见得到这一轮“国培”的水准高下。与其到那时省悟检点,不如今天严格监督,真抓实效,少一些不动脑的走过场,少一些受训者的“上课睡觉、下课说笑”。

完全小学减少,小规模学校或教学点增加,已成为乡村学校结构变化的新趋势

临洮县地处陇中山区,是典型的农业大县。临洮县的小规模学校和教学点占乡村教育半壁江山。该县有完全小学195所,其中100人以下完全小学135所;另有50人以下教学点172所。

临洮县教研室主任毛朝辉早年在洮阳学区当老师,后调到县教体局做教研工作,对于临洮基础教育的现状,“一本账记得比谁都清楚”。

“编制偏紧,课程开设不齐;学历偏低,年龄结构不合理;方法陈旧,教学理念落后。”毛朝辉认为,布局调整后,临洮基础教育的短板在乡村。

在学校布局结构调整中,考虑到山区多,乡村学校散布,临洮不搞一刀切,没有将分散在山区的小规模学校或教学点进行撤并,而是维持原有布局,将山村学校高年级学生集中到乡镇中心学校。

这样一来,原有山区小学学生人数锐减,成了小规模学校或教学点。在毛朝辉待过的洮阳学区,山区学校4~6年级的学生迁到平原地区就读后,洮阳学区教学点由原来的5个变成了7个,完全小学则相应减少了两个。

在临洮,完全小学减少,小规模学校或教学点增加已成为乡村学校结构变化的新趋势。

澳门新葡亰网站靠谱,随之而来的还有师资分布的变化。由于山村学校学生数减少,相应的教师编制也减少了,一所山村小规模学校往往仅有3~4名在编教师,很多教学点只有一名教师。

教育的关键在师资。在县域内,优质师资的基本流向是从山村到乡镇,再到县城。临洮乡村现有教师也呈两极分化态势,要么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要么是学历低、年龄偏大的老乡村教师。

因为师资紧缺,现有队伍又参差不齐,在临洮农村的很多小规模学校或教学点,包班制成为普遍采用的教学模式,即一个老师负责一个班级的所有课程,同时也是这个班的班主任。如此,一个数学专业出身的老师,还要同时上语文、英语等课程,至于地理、历史和音体美等“副科”,多数学校则无法顾及。

  复式教学符合乡村实际,但又存在课堂教学互相干扰的弊端

乡村学校结构的新变化,使得临洮农村教育再成短板。推动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就必须破解这一难题。

“改变乡村教育,首先得从改变人入手。”经过多年投入,临洮乡村学校的硬件大大改善,教育部门经多方调研,认为在现有条件下,提高乡村教师的教育教学水平,是改变乡村教育的现实路径。

“教师教学负担重,教学理念、方法陈旧。”毛朝辉说,要提高农村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首先须在教学方式方法上有个大的转变,“要让课堂活起来”。

临洮县采取引入外脑的办法,给乡村教师进行一场头脑风暴,以期解决教学方法老旧、知识更新不足的问题。

2009年,复式教学教师培训项目在该县中铺镇率先实施,实施两年后,取得明显成效。所谓复式教学,即把两个或两个以上年级的学生编成一个班,由一位教师用不同的教材,在同一节课里对不同年级的学生进行教学的组织形式。

“较之包班制,复式教学能发挥教师的专业特长,同时,教师可腾出课余时间钻研教材。”经过反复试验和比较,毛朝辉发现,由于是专业老师授课,复式教学学生单科接受的知识更专业和精深,所有学科接受的总信息量也更加广博。

常规的复式教学法有“动静结合”、“同动同静”等模式。“动静结合”即教师给一个年级讲课时,另外年级的学生自习或按老师要求做作业,教师完成一个年级的课后,再转向给另外的年级上课,如此循环。而在“同动同静”模式中,“同动”指教师同时面向各年级传递教学信息,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积极参与教学活动;“同静”则是各年级分别独立完成学习任务,教师穿梭于年级之间进行个别指导。

甘肃省教委原副主任、甘肃省联合国教科文协会会长马培芳长期关注基层教育,认为复式教学虽然符合基层实际情况,但因其课堂教学的相互干扰严重,长期以来在教育界广受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