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首先是个大写的人

中国的语文教师不会对于漪的名字感到陌生。

“我是刚从病得很高危当中逃逸出来,正在恢复之中……”9月8日,90岁的于漪从病房中给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发来一段视频。

于漪,生于1929年,1951年走上教师岗位,从上海首批语文特级教师到班主任、校长,一直奋战在教育教学第一线,如今90岁高龄的她仍主持着上海市语文学科德育实训基地的工作。于漪上了2000多节公开课,发表600余万字的论文专著,许多重要观点被教育部门采纳,1997年出版并不断再版的《语文教学谈艺录》一书成为很多语文教师的必备书籍。去年12月,于漪获得“改革先锋”奖章,今年9月17日,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

因为调整用药出了点问题,她没法参加当天的一场关于基础教育的研讨,于是透过屏幕和现场的老师、学生们交流。长达10分钟的视频里,她始终腰板笔直,谈起基础教育改革70年,眼睛放着光,让人不由想起一句话——“站上讲台,就是生命在歌唱”。

于漪的弟子谭轶斌说,老师有许多头衔和荣誉: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多所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全国“三八”红旗手……但她最喜欢的称呼是“老师”。于漪曾说:“教师首先是个大写的人。”

是的,她用朴素的爱与奉献,吟唱这首隽永的生命之歌。“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她说,“‘我是共产党员’‘这是组织交给的任务’这两句话,给了我无穷的动力。”

语文课堂 广阔天地

回顾自己从教68年的历程,她说:“我只是克勤克俭做了一些工作,说到底就是坚守了一个新中国教师的本分。”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上海市特级教师、杨浦高级中学的语文教师王伟1985年初中毕业,作为于漪语文课上成绩“中不溜儿”的学生,他深深感激老师,认为她的教导对自己成为一名优秀语文老师功不可没。

教师首先是个大写的人

王伟回忆,于老师的语文课丰富多彩。她注重学生听、说、读、写能力的全面发展,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在班里组织“练口”——课前出一个题目让学生轮流上台演讲,然后综合同学们的意见并给出分数。当时,身材矮小的王伟第一个上台,根据题目“一件有趣的事”讲了他在马戏团看猴子爬杆儿的故事。同学们纷纷起哄,把他批评得一无是处。但于老师表扬他说,你的演讲声音洪亮,而且是第一个走上讲台的,给你80分。王伟觉得,自己走上教师岗位后,面对几十人甚至上百人的公开课和讲座,都不会太紧张,都源于那一次的鼓励。

于漪有句名言:“一辈子做教师,一辈子学做教师。”教师,这个职业寄托着她一生的追求与热爱。

于漪还拿出自己特级教师的津贴,给同学们购买喜欢的书,建起班级图书馆。她安排学生独立编报纸,还找来过去的学生,如文艺评论家毛时安、作曲家朱践耳等给学生讲课,并带学生走进博物馆开阔眼界。“语文学习不仅仅是学习课本知识,这一切都是于老师教给我的。”王伟说。

1951年,22岁的于漪从复旦大学教育系毕业,来到上海第二师范学校工作。第一次登上语文课讲台,她非常紧张。一课终了,组长徐老师失望地说:“你虽然在教学上有许多优点,不过语文教学的这扇大门在哪里,你还不知道呢。”

王伟觉得,于老师不仅激发了学生对语文的兴趣、培养了学生敢于质疑的品质,最宝贵的是让学生感受到了“真挚”。于漪鼓励学生课前预习提出问题,“最好能难住老师”。于漪的公开课都是没有预演的。有一次,一名女生在《变色龙》公开课上指出老师的板书“没有波澜,不能体现文章内容”,于漪就让女生上前修改,改完后,听众鼓起掌来。

于漪暗暗下定决心,不仅要找到语文教学的大门,还要做出一番像样的成绩。她为自己准备了“两把尺子”:一把尺子量别人的优点,一把尺子量自己的不足。白天,她站在教室窗外,看别的教师怎么上课;晚上,对着参考书仔细琢磨。这样,一些精彩的思考留住了,成为她以后教学中的新养分,自身的缺点也逐步克服,教学育人渐入佳境。

于漪的孙女黄音告诉记者,踏实、严谨是奶奶一贯的作风,她会将一堂课需要讲的每一句话都写在本子上,然后再转换成口头语,虽费时费力,却一丝不苟。

1978年,于漪被评为全国首批特级教师。1985年,她走上上海市第二师范学校校长的岗位,提出“两代师表一起抓”“一个心眼为学生”。她带领学校构建起教与学两个网络架构,着力规范教师教和学生学的各项环节、步骤,形成有效的评价、反馈、研究机制。根据《中等师范教学方案》,建立起必修课、选修课、课外活动和教育实践等板块。

于漪对语文教学的思考坚持了几十年。于漪的弟子、现任上海市教委教研室副主任的谭轶斌介绍,上世纪80年代,于漪就提出“既教文又育人”的语文教育思想,上世纪90年代中期,又提出“工具性与人文性,是一个统一体的不可割裂的两个侧面”,推动人文性写入全国中小学语文课程标准。21世纪以来,于漪又参与“上海市民族精神教育指导纲要”“整体规划构建大中小学德育课程”等上海市多个重大课题研究,提出了诸多极有价值的意见。

长期的劳累和忙碌损害着于漪的健康,她每天吃着大把大把的药,依然意气风发地走上讲台,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学生。“正是由于她对教育的不改痴心,对民族的坚定信仰,让柔弱的身体迸发出旺盛的生命力。”谭轶斌这样理解老师。

谭轶斌说,于漪老师既教文又育人的思想充满了时代性、前瞻性,体现了一位知识分子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这也应了于漪老师的一句名言:一个肩膀挑着学生的现在,一个肩膀挑着国家的未来。”

教书育人,人是第一位的

一身正气,为人师表

这些年,于漪始终站在教育改革最前沿。她被誉为一代中国教师的灵魂与脊梁、40年来上海教育事业发展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