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成读经典著作的习惯

叶朗

2012-04-14 00:06:20

每个人都要读书,做文化工作的人尤其要读书。下面我就读书的方法问题,谈谈三点。

第一部分:读书

读书要掌握三个要点:

1、 多读经典著作、大师著作

2、 细读经典著作、大师著作

3、 善于抓住书中最有原创性、启发性、包孕性的东西

具体解释如下:

1、 多读经典著作、大师著作。

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这些经典著作必定是某个时代人类最高智慧的结晶,当今社会盛行快餐文化、流行艺术,而提倡阅读经典并不是反对快餐文化,而是反对用快餐文化代替经典。多阅读经典,自己的品味便会提升,而习惯读三、四流作品,就会让自己的品味也逐渐降低。比如莫泊桑的短篇小说《项链》里面的女主角马蒂尔德,为了偿还债务,在所处环境的影响下,由原来的高贵动人变得平庸世俗。又如前苏联著名导演塔可夫斯基,他很小的时候就在母亲的引导下阅读《战争与和平》,于是,这部小说的品味变成为了他以后阅读品味的标准。

2、 细读经典著作、大师著作。

细读也叫精读,意思是要读懂、读通、读透。一个人要打下做人和做学问的功底,就必须精读几本书。古时候有一种赞美人的说法是“一目十行”,但实际上“一目十行”之人最多不够是名士,很少能成就大学问的。所以,读经典著作不能求快。

3、善于抓住书中最有原创性、启发性、包孕性的东西

最有原创性是指作者在文章中表达的理论的核心区域。譬如近代美学家朱光潜和宗白华,在他们的美学文章里都表达了美学引导人追求更有情趣、价值、意义的人生,美学离不开人生的理论观点。搞理论的要有一种理论感,就如搞电影的要有一种电影感,这样才能抓住著作中最有价值的东西。

而包孕性便是指文章中丰富的内涵。

多读经典著作和大师的著作

第二部分:学术论文的写作

在学术论文写作过程中(尤其是硕士和博士论文),多年的写文章经验,我总结了一下八个需要注意的问题。

一、对学位论文决不能掉以轻心。

硕士、博士学位论文,是一个人文化素质、学术水平、创造性、学风的体现,可以看出一个人是否能够做学术,应当成为一个人治学道路和人生道路的里程碑。

缺乏对学术的渴望,对学术的热情和追求,把学术摆在生活中很低的位置,就写不出学位论文。

多去了解本学科及相邻学科的最新动态,平时可以写点小文章:如读书笔记,日常体会等,然后从众多小文章中总结提炼出新鲜的东西。

二、选好题目是关键

要对研究领域做比较广泛、深入的调查研究,哪些领域的研究还是空白,哪些领域的研究有很大发展空间。

经常选题的误区有:

1、 选自己熟悉或做过的题目

2、 选现在最热门的课题

我们在选题是应当注意:

1、选题最好能与本学科建设结合起来,譬如艺术学,可以从当代社会发展对艺术学提出哪些迫切挑战为切入点。

2、选题必须要有足够丰富的材料

3、选题后写出的文章应该做出新意,尤其是博士论文,避免简单重复前人、今人说过的话,不要做低层次的重复。

4、选题应该是自己现有的功底和学力能够掌握的。

三、注重第一手资料(即原始资料)

最原始的资料最具有启发性,最能让我们产生新思想。比如关于老子的资料,《老子》一书便是第一手资料,而其他解读《老子》的书籍便是第二手资料。

第二手资料存在两面性:引导你接近老子;但因为是彰显老子某一侧面,所以会遮蔽他的其他侧面,会影响你的观点和判断力。

四、注重提炼论点。

澳门新葡亰网站靠谱,这是写文章最难的部分,也是论文成败的关键。

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提高理论思维能力,而提高理论思维能力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阅读以前的哲学著作。

缺乏论点的文章的表现:仅仅是基本资料的堆砌。所以,我们学且思,一边收集材料阅读材料,一边思考,开动脑筋,提炼观点,并且善于对自己产生的思想进行筛选,抓住其中有价值的东西,展开并且深入探讨。同时,提出论点需要有文献资料的根据以及自己的分析。要分析透十分不易,如王国维提到“隔”与“不隔”的观点,“不隔”很形象地表达了分析透的状态。

五、在写作的全部过程中要继续不断的往深处挖掘。

如郑板桥的艺术三阶段“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

写文章要增加文章的深度、厚度以及理论色彩。

六、采取“慢——快——慢”三段式。

第一个慢:确定题目要慢。如前所述,确定题目是成败的关键。

第二个块:题目一旦确定,应尽快收集资料并且提炼论点,写初稿,动手要快。这涉及创新度问题,否则慢于别人,极有可能会晚于别人发表同一观点。

第三个慢:最后交稿要慢。要反复修改,尽可能完美,达到现有水平的最高高度。文章反复修改的目的,在于加强薄弱环节,增加意蕴,同时删掉多余的东西使文章更加简洁,流畅。交稿前的反复修改往往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七、学风问题。

1、学术界抄袭的学风,我们应该严格杜绝,与之划清界限,引用前人的论点和资料均要注明出处。

2、文章中的任何论断都要谨慎,不要通过个别事例得出普遍结论。比如,一个仅在美国度过5年书的中国人就妄加评判美国的教育,我在中国读了几十年书都不能妄加评判中国教育。

3、要有一丝不苟的严谨态度,转引别人文章中引用的另一人的观点时,一定要去核对。

八、学风问题。

古人有编文选的习惯,比如散文选,但这样涉及的面有些窄。又如大学语文,是按文学史的发展范畴来编写,对于提高写文章能力而言,有了过多的诗歌小说先秦文章,对提高文学修养很有帮助,但是对写文章的提高帮助不大。而朱光潜的观点是,大学语文应当教人写文章。

于是,我编写了近一年的,即将出版的《文章选读》一书,针对这一目的,收入了十几类有思想有学养,风趣,简洁,干净,明白,通畅的大家的文章,目的就是告诉大家怎样写文章。

文章应当要简洁,精炼地把事情说清楚,文字虽少,但包含的意蕴要丰富,要有海阔天空的气象。简洁风格、明白通畅是写作的极高境界,而当下不好的文风,是用晦涩的语言纹饰浅显易懂的话题。

同时,文章要有适度感和分寸感,引经据典,发表评论不要过度,尖锐过度便成了刻薄,议论过度变成了浮华。爱因斯坦的书信,讲演总是很简洁,但又很深刻,有着光风霁月的气象。

文章会彰显一个人的人品,趣味,格调,胸襟,精神境界。刘熙载说过,诗品出于人品,“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也”。

譬如蔡元培先生,其人其文都有一种光风霁月的景象。

又如冯友兰先生:善于对讨论的问题一层一层分析,细腻而不繁琐。

朱自清的文章,明白通畅,舒展自如。闻一多先生《论庄子》

这些前辈学者,是真正的大师,他们的文章和文风,让人向往和追求。

最后,从写文章的角度推荐12部书:

《论语》

《庄子》

《史记》

《世说新语》

《红楼梦》

《古文观止》

《人间词话》

《新世训》冯友兰

《文艺心理学》朱光潜

《傅雷家书》傅雷

《美学》黑格尔

《十九世纪文学主流》勃兰兑斯

————————————————————————————————————————————————

【小引写在后面】

我这个人从小就不爱读书,总觉得字太多,看着烦。但这段日子读了好几本不同的书,发现读书真的存在一种乐趣,特别是当你融入平常生活中的感悟,真真切切地读进去时,书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人生体悟。好多想不明白的道理,好多不知道该怎样走的路兴许就恍然大悟了呢。读书真的是一种心灵的洗礼。

每个学科都有若干经典著作,这些经典著作都是每个时代人类最高智慧的结晶。每个学科都有一批大师,这些大师的著作也充满了智慧。我们要在全社会提倡尊重经典,要提倡大学生、青少年学习经典、熟悉经典。经典引导大学生、青少年去寻找人生的意义,去追求更高、更深、更远的东西。快餐文化、流行艺术不可能起到这种作用。我们不反对快餐文化、流行艺术,但是我们反对用快餐文化、流行艺术来排挤经典。我们也反对解构经典、糟蹋经典,把经典荒谬化。经典的作用不可替代,经典的地位不可动摇。

我们读经典著作和大师的著作,就是为了吸收他们的智慧,使自己更快地成长起来,使自己更快地成熟起来。俄国19世纪哲学家、美学家车尔尼雪夫斯基有一本小说《怎么办》,在当时影响很大,因为小说中写了几位那个时代的新的人物,其中最杰出的一位名叫拉赫美托夫。这位拉赫美托夫读书有一个习惯,就是只读经典著作,例如文学就读果戈理,物理学就读牛顿。他说,其他一些著作,我只要翻一下,就知道它们是对果戈理的模仿,或是对牛顿的模仿,有的是很拙劣的模仿。正因为他专注经典著作,所以在同样的时间里,他的收获比别人大,他的进步比别人快。

多读经典著作,多读大师的著作,经常接触经典,经常聆听大师,可以把自己的品味提上去。一个人如果老读三四流的著作,就会被那些著作把自己框住,自己的情趣、格调、眼光、追求等等也会慢慢降低。这也是一种熏陶,一种潜移默化。很多人都读过莫泊桑的小说《项链》,我记得过去的中学语文课本中有这篇小说。小说女主人公为了参加婚礼,向人借了一条项链,结果项链丢了,她得赔人家。项链很贵。为了挣钱,她去给人洗衣服,什么活都干。她的生活环境变了,接触的人也变了,人的性情也整个变了。过去很文雅的一个人变得可以站在大街上两手叉着腰大声骂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是环境的影响,环境的熏陶。家庭环境、学校环境、社会文化环境,对于一个人的影响都极大。一个人读的书也构成一种精神——文化环境,它也会很深地影响一个人的文化气质和文化品格。

细读经典著作和大师的著作

对经典著作和大师的著作要精读。精读,用古人的话说就是“熟读玩味”,也就是放慢速度,反复咀嚼,读懂、读通、读透。读懂,就是要弄清楚书中的每句话的意思,这有时也不容易。读通,就是要融会贯通,把握它的内在意蕴。读透,就是把书中有价值的东西充分吸收到自己的头脑中来。一个人要提高文化修养,打下做人、做学问的根底,必须精读几本书。

精读,换一种说法,就是细读。多年来我一直感到,我们对于一些前辈大师的著作往往读得很粗心。所以上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我在各种场合提出我们细读朱光潜、细读宗白华、细读张岱年、细读汤用彤。细读这些前辈大师的著作,可以读出许多新的东西,可以读出许多对我们今天仍然很有启发的东西。